歡迎光臨,寫手部落!!!!!!

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冷靜一點…冷靜一點。我在心中設想一片空曠的大海來幫助我回復理智。

不過一旁望望聽到了這些話,竟然露出了一個滑肌的古怪表情,看來既是想笑,又想要生氣。到底是怎麼樣呀…

「原…原來事情的真相是這樣。」我平靜地說著:「我…我是個怪人呀。」

「並…並不是真正的怪人喔!」大概是看見平靜表情底下的我那副欲哭無淚的模樣,她趕緊補充道:「明明是怪人卻又不是怪人所謂的怪人只是最接近的屬性!那個…這個…」

到了後來,我們兩個都消極的低下頭來。

「因為…大家都說,您的怪癖已經到了不可思議的境界。除了每天都會用掌上型遊樂器上奇怪的網站,還,還會偷看別人陽台上的內衣,另外放學時還會尾隨國小女生回家…她們還說,您有未卜先知的偉大能力,每天都會解決很多人人生的疑惑…」

「天呀,天呀。」我搖搖頭,轉而用很認真的眼神看著子恬,說:「假如這些話都是真的,那妳來找我豈不是很危險了?」

「可…可是,我覺得能夠不在一事人眼光,正大光明的坐這些事情的您,一定是個勇敢的人…」她囁嚅著說道:「至少,比我還勇敢吧…我…我想要獲得如您那般的勇氣…」

我還能說什麼呢?她看起來像是下足決心才到這裡來的。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個女孩子,看著我。

不知道該說她是存在感低落或者是純粹的很不起眼,我竟然一點都沒有發現她走過來的跡象。

不過,仔細一看,眼前這名瀏海完全遮住雙眼的女生,竟然抱著一個佔滿她上半身的大袋子,地上另外有一個小碎花袋,剛剛的聲音應該就是它發出來的…

明明這麼一個身材纖細的女生,怎麼有辦法拿的動這麼重的東西呀?

這不是重點…我額上留著冷汗,在莫名的壓力之下趕緊將望望藏到我身後,儘管我知道眼前這女孩應該看不到她。

「喂,妳…」我伸出手,準備出聲。不過這孩子,似乎比想像中的還要主動許多。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連續三聲猶如尖叫般的道歉,是她的第一個反應。

隨後她很迅速的──真的非常迅速,完全讓人想不到這般快捷的動作會從看起來這麼羞赧的女孩底下表現出來──拿起了她掉在地上的碎花布小袋子,一個轉身,就要離開。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結果,還是來了呢。」我舒服的躺在銅製椅子上,仰望著藍天說道。台北的天氣很難得在冬天出現太陽,溫暖的光芒此刻正照耀我的雙頰,熱呼呼的像是剛考好的鬆餅貼在臉上,幸福感洋溢。

來到約定的地點的時後,我打從心底佩服起這個地方。緊臨於人相對稀少的實驗大樓,此處不僅隱蔽性佳,十九世紀皇宮風格雕飾而成的銅桌銅椅圍繞著綠草茵茵,周圍花圃在陽光交替之下時時變換顏色,另外還有紫色的小花穗隨風擺動。

但在這種愜意的情況之下,望望似乎沒有放過我的打算。

「可以請妳不要再掐我脖子了嗎?」

似乎打算將「把掐昏好讓我不要赴約」的行動赴諸實現,她從我踏出教室開始就很努力的掐我脖子,打算讓我暈倒。不過這種傳統的方法似乎對我完全無效。

「如果可以的話再加重一點力道,然後往上移。我脖子那邊最近都蠻酸的。」

「這邊嗎?…啊!」

發現到被我利用的望望狠狠的撞了我一下,不過,不會痛。

「可惡,以前用這招的時後明明就讓很多人沒有辦法搬進來住了,為什麼對阿奇會不管用?」只聽見她細聲抱怨道。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要求妳把闖入我們社辦所照的照片通通交出來!!」

果然呀…這次又是偷拍照片惹出來的禍嗎?

「你們不能這麼說呀,每個人都有權利追尋真相的!!」小雨聳聳肩,開心的語氣像是在跟朋友聊天,情緒表達自然流暢,絲毫不受三人怒氣影響「再說啦,你們『豐年』到底隱藏了什麼東西,不敢把事情公佈出來呢?我覺得我只要在稍稍追查下去,就能掌握到爆炸性的真相囉~~這麼好的機會,身為一名專業拍照者怎麼可能會輕易放過呢?」

小雨背靠到了椅子上,輕輕地晃了晃手指,一副輕鬆自在的模樣。

「這下子不就交涉失敗了嗎?」

空氣因為衝突而滯留、銳利的氣氛彷彿能劃破人心。深深感覺到不妙的我再把椅子往後拉了一點,順便將靈魂絲線一圈圈綑綁在手上,好把近距離好奇地看熱鬧的望望拉回來。她在衝突最激烈的區域裡面飄來飄去的,那副景象違和感實在太重啦!

「我再說一次,把照片交出來!」為首的人橫眉豎目,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額角青筋暴起。

「哈哈,一群大男生竟然想要對我這弱女子使用暴力,這樣不怎麼好吧?」小雨笑了幾聲──這是我第一次從她的語氣中聽到了些許的不安。只見她慢慢地站了起來,舉起相機正要按下快門。

「不用擔心,等她照完後再把相機直接搶過來,這樣就不用怕照片外洩了。」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