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寫手部落!!!!!!

目前日期文章:20121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皺了皺眉頭,冷酷的說了。我的身後隨即傳來喀擦一聲。

接著,是長久的寜靜。我慢慢等待他開槍的那一刻,不過我知道大概那一瞬間應該永遠不會到來。

「你做不到對吧。」我說,轉身過去面對。他藏於帽子底下的眼神滿懷惡意還有訝異的不斷向我打量:「你當然做不到,因為那槍根本不是真槍,做得挺像的就是了。」

「你…」對方將手槍垂下,冷靜的問:「是怎麼發現的?」

「塑膠的味道。雖然不明顯,不過這把槍傳來的淡淡塑膠味是手汗跟這類製品直接接觸時常會發出的味道。依照你身上的擺制看來,應該也不會藏有其他武器…你根本不是來搶錢的。不如現出你的真實身分,好好跟我談談如何?」

對方「嘿!」的一笑,脫去了蓋在頭上的帽子,顯露出之前一直藏於陰影之中的真面目。

若不論身高和體格,他年齡看來應該是跟我一樣的。然而相對於我因為長期待在室內所以偏白的膚色,還有不想惹麻煩所以長時間累積而成的慵懶眼神,他可以說與我完全相反的對比。極度健康的小麥色皮膚,身高又高,牙齒雪白,輪廓深刻而帥氣的令人印象深刻的臉龐,還有微微染紅的刺蝟頭。

他的笑容卻平靜的令人反胃,心生恐懼。

我見過這張臉。在舊校舍那,他曾經打算對子恬下手,卻被我所阻止。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再說一次,不要動。任何人敢說話,開槍。拿手機,開槍。輕舉妄動不服命令,開槍。如果你們不希望這個人死掉的話就乖乖聽我的話做。同意的話,請舉手贊成。」

強匪!這大概是我第一次有這麼刺激的臨場感了,而且為什麼這傢伙會跑來郵局搶劫呀!我忍不住這麼想著。不過頂在我腰上那玩意讓我不敢輕舉妄動,於是我決定暫時配合那傢伙的指示行動。

不過,真是太奇怪了。當我感覺我身後那把槍如鑽子般的不斷硬壓著我腰部時,我不禁這麼思考著。有些不合理的地方。

「先不要出聲,望望。」我以眼神朝飄浮於我身邊的望望說道,她現在的表情參雜緊張與怒意,若非我制止很可能會有大事發生。

當我看到所有人乖乖的舉起手的時後,我更加確定了。這個搶匪並非一般的搶匪。就我所知,搶匪在行搶的時後,一般的反應是非常的慌亂,非常的緊張,其緊張程度大概還不亞於被搶的人。搶匪犯案若是扣掉他手上那把槍,往往是處於敵眾我垮的處境,一不小心就會被憤怒的群眾圍毆。

但是這傢伙…他不但十分的理性,一方面還能利用人心來達成操控人質的目的。於是我可以推斷,這傢伙,大概有高學歷、高領導力、然後,他的計劃絕對不單純。

綁匪的聲音再度從我身後傳出。我可以看見,很清楚的看見。雖然在郵局的各位臉上沒有明顯的恐慌,但是不安感明確的在人們之間流動。隨時都會發射出來的子彈…利用這種無型的壓力,還有那不知為何聽來自信的過頭的語氣,來剝奪人們的反抗心。

「好了,我不需要這麼多人。所以,你們可以出去了。」

咦?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啪積積積積──」

隨著刺耳的剎車聲,摩托車硬是停上了人行道的停車格,距離我不到十公分。

頭燈緊接著亮起,光束如槍般的直衝我的眼睛,非常的疼痛。

「你在搞什麼東西?」那名駕駛拖掉安全帽之後,滿臉不悅地朝我走了過來。只見他身材頗為健壯,還比我高出一個頭,橫眉豎目,齜牙咧嘴,彷彿這一切都是我的錯似的。

「不好意思。」我先低頭道歉,因為不想惹麻煩,儘管對方有錯在先。然則正當我想要側身避開的時候,對方腳步一橫,又將狹小的人行道給擋住了。

「你這樣子恣意行走,簡直把馬路當自己的家,你講不講道理呀!」

對方利用身高的優勢,嘴巴的砲火直接向下朝我發射,我感覺到惡意與口水全部往我頭頂噴來。

最近的少年人,還真是火爆。

「我已經說過對不起了。」我沉穩的說,不打算頂撞他的話。但要是他再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那…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天中午,我們在絕佳的氣氛之下結束了這次的對談。大概是熟起來的關係,我們聊天的話題也越來越廣,我也得以看見她那宜人的笑容,那真的是很令人愉快的事情。我談論我所遇過的事情,她則說她的興趣是做一些家藝類的事情。子恬不管是繪圖或是縫布娃娃都非常的擅長,還寫得一手好字,這或許與那雙巧手有絕大關係──它們完美的彷彿精心雕飾出來。

她手中的便當也是自己做出來的呢。將來娶到她的人,肯定會很幸福吧。

離開之前,我們相互約定要再見面。她對我說了,明天要帶她烤的蛋糕過來,這可真是令人期待極了。我打算帶她去我常去的那間咖啡店坐一坐,希望她會喜歡。

愉悅,舒暢,心裡充滿了所有正面的能量,彷彿淋了一場充滿快意的澡。好久沒有這麼快樂了!

即使坐在封閉的教室,面對令人昏睡的講義還有根本已經睡著的同學們,我還是很清醒,聽課效率感覺有平時的三倍之多。看來今天可以很順暢的進行下去。

邊這麼想著,我提起筆,聚精會神地抄寫下老師於黑板上留下的重點提要。

「哼…阿奇好像一整天都特別高興呢…」

望望用靈動力將書本闔起對我說道,語氣之間似乎頗不高興。這一整天下來除了打我罵我之外,就是一直在跟我抱怨,完全沒有開心過。是怎麼了?

「哪有這回事。不過是早上倒楣一天之後,平凡無事一陣子而已。」我回答道。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