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場陷入了前所未見的混亂當中。吵雜著怒吼聲,哭泣聲,此起彼落又源源不絕,原本和樂的氣氛被漩渦般的混亂攪的一塌糊塗。

涅可正憑著嬌小的身軀緩緩的擠入湧動的人潮中。她心裡明白,混亂的源頭有著事情發生的根源。

「快來人呀!!」「醫生!赫爾西教派的醫生呢!這裡不是聖恩之夜的會場嘛!他們都到哪去了!」

而越是接近,涅可越覺得這裡有著需要她專業的地方。哭泣的人群,突現的躁動,加上呼喚醫生的這個聲音…沒錯,這應該就是在實習時期已經被她做到煩悶,做到害怕,做到累了,但只要聲音或是廣播響起,她還是會披著值班服立刻衝過去的──

「讓開!」突破最後一堵人牆的涅可豪不客氣的突入了中心當中。在那邊,幾名衣著華麗的人臉色蒼白的,站著、踱步、碎念,圍著中間一名倒在地上的老者。老者眼睛微開著,但顯然已經沒了自主意識,肌肉毫無張力的癱軟在地上。

「…!!」

涅可感覺到後方有甚麼人在抖動著。她回頭一看,發現是跟著自己過來的以諾。此時的她和剛剛盼諾兩人,原先就白皙的肌膚失去了血色,粉紅色的嘴唇更慘白的像張白紙一樣。

「……」儘管走路有些搖搖晃晃,以諾還是來到了老者的身邊。她雙膝跪地,兩手凝聚在兩者的胸前,下一秒,屬於赫爾西教派的治療術以話語作為媒介,如大樹抽芽般地發動起來,其名為──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