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寫手部落!!!!!!

目前日期文章:20161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莎卡娜醫師,我是『亞爾』的蒂芬妮。」有一名聲音略帶無機質感,身體優雅流暢的機器人站了起來。她──或者是他伸出手,調了調正常人類臉部應該是眼睛位置的,一顆圓亮光球。好似在調眼鏡呢,涅可心想,且這語氣和這動作,涅可曾經在晨會看過好幾次。

那是帶著禮貌的質問。挑戰終於開始了嗎?

「妳這樣子壓迫病患的胸腔,不會出甚麼併發症嗎?如果是人類也許還好,但是讓天生力氣比較大的種族來使用,不會出事嗎?」機人問道,雙手交攏。

「關於這個問題…」涅可在前幾天晚上已考慮過類似問題。「在我的國家,主要是亞人型的病患,基本上這套心肺復甦術也是針對亞人類開發的。」

「所以只要是亞人類的醫師來操作,並不會有問題的意思…比如說,骨頭會不會斷掉?」蒂芬妮繼續舉手提問。這句話一出聲,底下討論的聲音又越發上揚。

「會…肋骨壓斷是常見的事情,」涅可點點頭,現場的氣氛像煮沸的水一樣沸騰了起來,她只得加大音量繼續說道:「但是,我認為這可以讓路倒的人多一分存活的機會!與治療可能達到的結果比起來,這樣的副作用,難道不值得嗎?」

「那請問莎卡娜醫師,我本身是『元素』,妳們國家有類似心肺復甦術的技術可以應用在我們元素生物上嗎?」

「這方面不得不承認,沒有。」涅可搖頭表示。這也是她最近研究各類醫書之後感到一個很頭痛的問題。那就是,姑且先不管這個世界裡人類所生的病是否相同,然而這裡不是只有人呀!!在火中舞蹈的火元素,水中躍動的水團塊,舞於風中的風妖;機人、吸血鬼、還有獸人,甚至有可以交談的動物!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沒問題的!」握緊拳頭,在確認抵達雅賽爾醫院之後走下馬車。女神像與古樹為主體所建成的醫院,今天也散發出源源不絕的生命力,配合著微風與陽光,光是走在附近便能減少身體的不適。涅可深吸了一口氣以撫平緊張的情緒,旋即踏入了醫院大廳當中。

「涅可‧莎卡娜醫師,這裡請。」冷澈的女聲字眼前此人發出,涅可記得她是那天,擋在她和佛羅中間的那名護衛。

純淨的一塵不染的白色,窄口繡袍鑲金邊。手中拿著蛇身短杖,雖然容貌俊美可惜不苟言笑,像雕像般的冷漠。

「那位大人特別指示要保護好妳的安全,今天還請妳多多關照。」話雖然是對著涅可說的,然護衛目光始終掃描著周遭的狀況,對於這種眼神沒有互相接觸的對話涅可仍是感到有些不適應。

「這樣呀,今天就麻煩妳了。」想不到其他對話的涅可也只能點點頭。尷尬的氣氛直到她被帶入會場,護衛表示:「那麼我會藏身於暗處」,像魔法一樣忽然消失後,才被化解掉。

涅可還是第一次來到雅賽爾醫院的會議場。涅可畏縮的從布幕後方探出頭,才發現此處大得驚人。自門口到舞台為止,會議廳的地勢宛如梯田般的不斷向下延伸。如同醫院多處一樣,神樹古樸的根與之葉在此交錯蔓延,根構成了會場的桌與椅,葉則讓陽光適度的灑耀在會場裡。走道上,小溪潺潺流過,涅可還瞧見了有人用杯子取水來喝。

「快看,那邊那個女孩…」「咿!」

察覺自己被人發現了,涅可趕忙把頭縮回來。她無意識的不斷將領口拉撐拉直,檢查鞋子,角,與頭髮是否有哪邊不盡完美。

「但這會場的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呀!」她抱著頭發著牢騷。整個會場約莫四五百人的位置幾乎全部坐滿,還有水生亞人坐在走道上,機器人和鳥人漂浮在半空中,時不時還能聽到疑似會場司儀的人大喊:「請各位同學依照分配好的位置入座,等等導師來了如果沒座位會不高興的!再重複一次,請會場第一排的位置不要坐…」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暖暖的被窩中醒來的涅可‧莎卡娜,揉著惺忪的睡眼,在大嘴巴旅店屬於她自己的房間當中醒了過來。

睡得還算可以嗎?她揉著惺忪睡眼想著,迷糊地環視著周遭的環境。頭上聳立的翹起髮絲,隨著頭的轉動而一晃一晃的。那輛棕色的髮絲是因為剛睡醒的關係吧,像有生命力似的,亂亂的主張著自己的存在,和純白可愛的睡衣一起,透著照射進來的陽光照射,整個都散發著夢幻的光澤呢。

深綠色放在地上的鋪地巾,放在其上的圓桌,軟墊,和大型兔玩偶,是兩位姐姐買給她的禮物。桌上的馬克杯,書籍,則是用自己的零用錢買的。至於零食,乃是周遭賣店大叔大嬸的好意。「啊,涅可,今天也來玩嗎?」「涅可,要多吃一點才會長高喔!」「涅可,來這裡讓我抱抱。」等等,在不知不覺間,「大嘴巴旅店的小涅可」這樣的稱號已經在附近不脛而走了,連贊卡都在感慨自己店裡生意莫名變好的情況,考慮給涅可多一點加菜金來著。

「還想睡覺…」她瞇起眼睛說道,又放鬆身體倒回了軟綿的床上,卻不慎吃痛。她皺眉調整了角的位置,隨手抓起了自己的尾巴和柯露絲給的披風「軟軟」,埋在臉邊,又陷入了淺眠的狀態,直到幾分鐘之後才有悠悠轉醒,「砰哼!」一聲地跳到了地板上,開始換裝。

原先還有點抗拒的她,如今熟練的把睡衣一股腦兒的脫下,細膩軟嫩、彷彿發著光的身體只剩下小水滴內褲,完美的貼在肥瘦恰好的腰間,襯著穠纖合度的大腿肚。

神聖而不可侵犯的胴體。她呆呆地看著自己映在鏡中的身影,微微甩甩頭。首先是帶點粉色的小背心,接著是特別訂製的白襯衫,暗紅蝴蝶結繫在頸上如同花;符合這嬌小身材的黑色及膝蕾絲裙,過膝襪上方留下了恰到好處的大腿肉。附帶一提的是,今天所選的繫尾絲帶是天藍色的,是柯露絲最喜歡的顏色。

稍稍伸展腳趾讓襪子柔軟的包覆陷入腳縫之間。襪子經過了特製,即使指爪尖銳也不會破掉。

用梳子小心翼翼地刷過略為雜亂的髮絲。這副身體比以前還柔嫩的多,涅可所有的動作都放慢放輕,生怕把自己弄疼了。接著,拿起牙刷,細心地將牙齒一顆一顆好好地刷過去,現在的牙齒犬齒稍微多了一些,張嘴笑的時候變得非常顯眼。最後一個步驟,拿起細磨砂紙,將腦袋瓜兩旁的大角給好好的磨了過去。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事情是這樣的,潔兒小姐,柯露絲小姐。」就在此時,佛羅嘆了口氣,那滿是風霜的臉孔看來充滿了歉意:「現階段來說,我們認為可行的方法,都會對腦部未完全成熟的涅可造成過度的負擔,因此不建議使用。」

「太好了!」涅可聽到這裡忍不住在心中吶喊了一聲,卻又不能太明顯的表露出來,小小的身體微微顫抖著。這一連串的心情高低起伏讓她彷彿做了雲霄飛車,心臟撲通個撲通跳的。她暗自祈禱,希望身上發生的反應不要被其他人發現才好。

「怎麼會!」柯露絲發出了聲哀號,表情裡盡是不捨。

「是的。」以諾沉重的點著頭。「我認為,有的時候,失去記憶是為了保護內心不受到過度強烈記憶傷害的一種機制。這樣下去,對涅可是好是壞呢?可能必須要詳加考慮。」

「涅可。」「……是?」

涅可還沒有反應過來,便被柯露絲牢牢地抱住。

涅可做好了被柔軟雙峰淹沒窒息的準備,一如往常。但是她很快地發現,不同於以往,那是基於關心,同情,與愛的抱法。柯露絲的體溫輕柔的觸及了涅可,她那帶點毛絨絨感覺的手,梳理過涅可的髮絲,帶來了擁抱者最誠摯的想法。

「我在妳身邊,不要擔心。」這樣的心之音,很直接地傳達著。

跟著,潔兒耶降到了涅可的肩上,用那小小的臉和身體,安慰的拍拍涅可的額頭。站在一旁的以諾和佛羅,先是驚訝地對看一眼後,一同微笑,以目光守護著這融洽的一家人。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