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寫手部落!!!!!!

目前日期文章:20161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妳看妳看,這是涅可吃飯時候的照片…這張是她睡覺時候的照片喵…這張是她剛睡醒的時候喵…」

「啊啊啊,不過,要說可愛的話,可能還不到一百分的程度吧?」就在此時,雨人盯上了某張照片,展開了攻勢。

「喵喵喵!」柯露絲緝盜炸毛:「不准說我家涅可的壞話!」

「誰知道呢?」雨人輕輕聳聳肩,頭上的觸手也隨之動了動「妳看看這張照片…原本還有一點點肚子肌肉的,可是到這裡就不見了唷?」

「喵…喵喵喵…那是…」

「還有還有。」看著柯露絲顫抖的模樣,心中某種開關被打開的雨人,乘勝追擊繼續說道:「妳看嘛……這裡的臉頰,是不是多了點肉肉呢?很顯然是被養胖了呢…是被誰養的呢?真可惜,原本那麼美麗的線條都不見了呢。」

雨人所指的是包覆著肚子,像條魚一樣形狀的腹直肌。在這張涅可坦著肚子,在床上幸福的呼呼大睡的照片中,那優美的藏於白嫩肚皮下的腹直肌線條消失了,所謂畫龍沒點睛,總覺得少了甚麼味道,大概是這樣的感覺吧?

不過,兩張拍攝時間相差不久的照片,有可能照片的主角會差這麼多嗎?會不會根本只是換了個姿勢,所造成的改變呢?

但是,聽到這樣的話,原先還只是微微顫抖的柯露絲,忽然眼眶擒出淚了。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柯露絲,乃是原本居住在離雅賽爾城大概半個月步程的「蠻荒草原」,雲豹一族族長的獨生女。十四歲那年離鄉背井,與潔兒搭檔,組成了「爆‧風」小隊,成了雅賽爾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風雲人物。

今天要講述的,是她令人有點困擾的一面。

柯露絲充滿了熱情,活潑又有朝氣,遇到別人有困難總是盡力幫忙,做事果斷,很受大家的歡迎。但這不代表她並沒有缺點。

「如果她肯願意把到胸的養分,分一點到腦去就好了。」如果問起柯露絲的缺點,潔兒恐怕會邊嘆息著,邊這麼說吧。雖然這麼說已經參雜了不少個人感情在裡面了,頗有失公允,然而,就在今天…

輕微涼爽的晨風,露水因為剛起的陽光而揮發,空氣裏頭正曼妙著絕美清新氣味的早晨,是如此的美好。嬉鬧的妖精和元素,路上提著菜籃子的亞人,即著上討伐者協會的討伐者,穿梭在寶藏市集的道路上。

各式香草,野味,雕工品,或潛伏在暗處靜靜等待著買主,能帶給人生意點小刺激的玩意…那就是寶藏市集。

而開在一株散發著天賦之光的百年老樹底下的露天早餐攤,「晨安」,老闆是一名有著珍珠白皮膚,粗壯如大腿的尾巴,血紅眼珠的類蜥蜴亞人,如髮般的觸手披散在頭上,正專注地做著早餐。

正因為要應付源源不絕的客人,還有最近一兩個禮拜多出的麻煩,她才得這麼專注,這麼的辛苦。

所謂的麻煩,那就是……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凜凜將身體緩慢的靠上椅背,不疾不徐地說著了。一時之間,

 小小的教室充滿了只屬於的王者威光。

「喔喔,好耀眼呀……才不是這樣,妳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涅可懵了下後瞬間回神,走到凜凜的面前問著。

「唉呀,真是,吾可是這家醫院的贊助者之一喔?同時,吾也是聖赫爾西的克拉克醫師呢?留在醫院守夜,也是理所當然的吧?」凜凜略帶種睥睨的角度說著,字句雖然高傲,語氣卻彷彿自己所說的一切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事情。

「克拉克醫師?妳是說見習醫師嗎?見習醫師晚上出現在醫院幹嘛?」涅可皺著眉說道,雙手抱胸。

「甚麼…克拉克是剛接受女神的祝福,披上了神聖的白色法袍…到醫院開始照顧病人的醫師!汝竟然把吾說的這麼隨便?」凜凜的眉毛微抬了一邊,與此同時,怒氣自眼中隱隱燃出。

「如果妳說的克拉克是我所知道的『見習醫師』的話,那麼現在的妳還出現在醫院做甚麼啦,趕快回家睡覺啦!反正見習醫師都一樣,超過中午還要留下來跟查房,就會覺得很困擾不是嗎?」涅可很老實地把自己過往的經驗一股腦兒的全出來:「站在那邊只能聽人家說話,因為干擾到正常工作的進行,甚麼功能也沒有,甚至被稱為路障…克拉克醫師不竟是這樣的存在嗎?」

「這…咳嗯!這只是小部份的人的行為…」凜凜的怒氣在涅可這番話後瞬間消退,反倒是表情變得有點尷尬,隨後,像是為了要讓這個心情從身上徹底消失,她用手中的扇子摀著嘴,輕咳了一聲。「倒是汝,這個時間點在這裡做些甚麼呢?汝可還沒回答吾的問題呢?唉呀,這莫非是……」

「這…等等,還給我!」涅可看著自小桌子上的筆記本被取走,驚慌的飛撲上去想要把它搶回來,卻被凜凜一個側身輕鬆躲了過去。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汝這是在做甚麼呀。」「哇啊!」

涅可這會兒被突然出現在她後方的聲音嚇了一跳,連忙回過頭去,略案的燈光讓她一瞬間有撞到鬼的感覺。

但是,站在那裏的女性,仔細一看不是比自己還要小一點嗎?

雖然是人類的外型,但是身體的光澤,就和純白的陶瓷差不多,而五官和一身黑紅色和服下露出的細手和頸子,就好像作工精細的娃娃一樣。

紫黑色的頭髮齊肩,微微透著幽光。在那平整的瀏海左側,兩根乳白色鬼角自額上突起,高傲的挺立,主張自己的存在。

「這麼晚了還沒有回去,莫非是在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嗎?」

直到那人再次開口說話之前,涅可完全處於腦袋空白的狀況,突然回神的她聽到這句話,為了掩飾自己的心虛,將筆記本牢牢地護在自己的懷中。

「沒…沒有呀,我只是覺得這裡的氣氛很好,才待著的,絕對沒有甚麼奇怪的想法喔?」

讓人家知道自己正在努力學習,對於涅可來說是最過於羞恥的事情。雖然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有這樣的舉動,然而自小時候開始,她便覺得展露出自己認真念書的模樣是最可恥的事情,因此對外也常宣稱「平時都沒有在讀書」甚麼的。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