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座狹小的茅屋裡面。

你很難不用骯髒去作為這個地方的形容詞,某種方面來說,骯髒甚至已經算是委婉許多了。此地堆滿了各式大小的玻璃瓶子,裡面裝著藍色;橙色;綠色、紫色,以及各種其他看來就非常危險的鮮豔色澤的液體。地上滿是發臭的泥狀物,散發著屍體、糞便、以及發酵物的味道。破爛的牆壁被歪斜的書架支撐著;上頭滿是紙張、發黃的書籍,各式用潦草字跡紀錄的紙張。而天花板散布著滿滿的蜘蛛網,還有手掌大的蜘蛛垂降下了偷吃闖進這間屋子的螞蟻。

冷風呼呼吹來,讓坐在屋子正中央大桌上的男子打了一個大噴嚏。但這不減他心中的興致。他滿布血絲的雙眼正盯著正中央的杯子不放,裏頭正如暗潮般地翻湧,一會兒濁一會兒清,從藍到紅從紅到綠,最後……

回歸清澈,而無色無味。

「成功了……」那男子嘴角抖動,先是喃喃自語,彷彿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事情──接著,他大口喘氣,雙手用力的按住他蓬亂如鳥巢般的頭髮,瘋狂的大笑起來。

「咿,成啦!你們這群傢伙,看現在還有誰敢看不起我!!我要用這個東西,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呵哈哈,呵哈哈哈哈咳咳咳!」

穿著大白袍的男子,因為笑得太厲害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目前正紅著臉奮力的咳嗽著,接著。

「吵死啦,阿達!你在叫,我就過去把你的房子拆了!」

「少看不起人了,歐巴桑!」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