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寫手部落!!!!!!

目前分類:轉生也要當Intern (3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麼說來,大哥哥是來自揆北村的人嗎?」涅可好奇問了。她們三人走在微陡峭的山道上,踩著落葉鋪成的地毯,聞著帶著點草味土味的空氣。這裡的路,根據阿達所說,是村民對外的聯絡道路,比起兩人昨晚胡來開闢出來的道路要安全的多了。

「沒錯。」阿達沉默的點點頭。她們以阿達為首,涅可鎮後的方式一步步的前進著。「我乃是自然的發想家,真理的探詢者。我欲窮極我之一生,探討此事發生之一切。」阿達臉不紅氣不喘地說著,邊跨過一個一個的石塊。

「哈……」涅可括困惑的應了一聲,心裡不斷的思考著是否在亞賽爾聽過類似的職業。

「這真的是非常了不起呢。」以諾睜大了眼睛,衷心讚美道。

「是的。我認為現今世界的構成與起源,到底是不是雅賽爾女神所創建,是有待商榷的說法。」阿達簡潔的說了。

「嗚呀,真敢說呀……」涅可心臟揪了一下,悄悄瞥向了以諾,這位雅賽爾教的次代聖女。好脾氣的她不見任何情緒波動,只是很認真地聽著阿達說道。

在雅賽爾城中,理所當然女神教的信徒占了絕大多數,因此剛來到這個世界時,涅可曾經以為信仰創世女神雅賽爾的雅賽爾教乃是唯一的信仰。不過雅賽爾城匯聚了來自世界各處的人,自然也有對世界創造抱持著不同看法的種族在。

比如說,元素們堅信著,上古時期,六大初始元素創造了世界。

妖精們信仰一切自然的現象,他們認為這個世界規律中帶著混亂混亂中帶著規律,正是大自然的體現。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的名字是馮達‧李,姑且算是揆北村的一份子。揆北村是位於神聖之湖安多爾湖西北邊的一個小村莊,沒有甚麼特點,而且世世代代信奉女神教派。女神教派自一百年前女神降臨之後一直是大陸的主流,但據說這此之前大陸有零星的地區已經信仰了,這裡姑且算是其中之一吧。

但我並不信仰女神教。我認為靠著無法確定是否存在的女神給予的恩惠而活,是非常沒有依據的事情。我只相信自己看的見、摸的到、所能認知的;女神雅賽爾到底是否存在?我們身旁的人事物才是真正存在的東西,對我來說這才是重點。

我從小對於貢朵森林,也就是介於安多爾湖與我們村莊之間的那座森林特別喜歡。這座森林的別名又叫死亡與迷惑的哀傷之森,沒有嚮導帶著,是一個極其危險的地方。

猛獸棲息於此,見月熊,泥澤巨鱷,還有近十年未被目睹風鳴狼。

多變的天氣。早上明明還有耀眼的太陽,一近中午,烏雲密布,滂陀大雨過後便是濃霧壟罩。

難行的地形。斷崖,某些地方林蔭高高遮住指引道路的陽光。

還有某些隱居在森林裡面的類人種族,個性稀奇古怪。

沒有任何經驗就闖上貢多森林,這是只有白癡和蠢人才會做的事。

一如往常,今天也為了摘取只有在月光灑映之地才能取得的藥草而到了溪流旁邊。在那裏我看見了,甚麼裝備都沒帶著,只穿著薄薄透明白衫的蠢人。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嘎吼」喉頭發著威嚇的聲音,這是來自柯露絲的教導,永遠不要再敵人面前示弱。她的雙眼緊緊地咬著聲音來源的那個陰影處,隨時準備亮出藏於指尖的爪子。

大概過了幾秒的時間,雖然涅可感覺起來像過了幾個小時那般的漫長。

「聽得懂人話嗎?」從目不可視的暗處,一條人影慢慢的走了出來。涅可稍微收斂起了一身劍拔弩張的敵意,至少她面對的是還能溝通的對象,而不是什麼可怕的猛獸。

但是

「什麼叫做聽得懂人話呀,你這個討厭鬼,說這樣子的話,只會顯現出你自身的無知!!」她沒好氣地說道。

而這番氣話換來的是一陣無法忽視的沈默。涅可尷尬地站在原處,還不知道要說甚麼,卻聽的那個人影又繼續說了。

「從妳身上的特徵看來,很顯然是蜥蜴的特徵呀,我還沒聽過蜥蜴人會講通用話的,他們通常是說嘶嘶語…還是妳是其中比較特別的個體??」

那目中無人的語氣聽起來格外令涅可火腦。隨著身影逐漸現形,涅可看到了一個渾身沾滿了落葉和泥沙,看起又髒又黏的少年,頂著一個碩大的雙肩背包,手中捧著十字弓。雖然看起來邋遢,但是一雙眼睛炯炯有神。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是誰?」

「我是涅可‧莎卡娜。」

「如果你是涅可……那,我是誰?」

「!!」

涅可在極度的驚恐嚇醒了過來,渾身留著冷汗。她意識是到這裏是帳篷裏面,外頭照射進來的陽光告訴她現在是清晨左右的時間。不過才剛察覺到這些,剛睡醒時的頭暈立刻令她眼中的世界模糊起來。

「嗚……惡夢嗎?」她撫著胸口,心仍然跳得飛快。

見著以諾還在她身邊睡著,她心裡稍微感覺平靜了些。

「嗯嗯……涅可,怎麼了嗎?」「啊……吵醒妳了嗎?妳可以在稍微睡一下喔。」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唉···

在大嘴巴旅店裏,吧檯座位區,最邊邊的位置,是專屬於涅可·莎卡娜的。那是最靠近料理區的位置,在這裡她可以放任自己的視覺嗅覺與味覺,好好地觀賞揮灑汗水與勞力,用盡每一分心思創造出各式獨門料理的廚師們,其充滿了熱情與專業的料理過程。同時,偶爾趁著他們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沾點蛋糕的奶油和糖霜來吃。

這家旅店的老闆贊卡,同時也兼任餐廳料理長,看著趴在桌上明顯沒精打采的涅可,不禁有點納悶了。

每當這孩子的工作結束了,總是會到她固定的位置,喬好屁股和尾巴的位置,舒舒服服的坐在軟墊上,饒富興致地看著自己料理的經過。

但今天是怎麼回事呢?贊卡忙著把用水球魔法送來的新鮮魚貨甩到水缸裡面,邊看向涅可的方向。只見她臉頰貼在桌子上,尾巴有一下沒一下的動著,眼裡完全沒了以往的那股熱情。

今天要用上那個秘密武器嗎?只有鮮奶油與甜巧克力的究極蛋糕,上面再放上浸過糖漿的莓果。

「爆·風的小妹妹,今天沒什麼精神呢。」

「對呀,我今天還故意拿虎蝦的斷尾去嚇她,都沒有什麼反應呢。」

一旁的廚師們議論紛地討論著。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潔兒的抉擇

時間是半夜。勉強吃下一些東西的潔兒在柯露絲半推就下,先進帳篷休息了。她昏昏沉沉的睡著直到現在,驚醒過來。

她往旁邊一看。見到涅可和以諾睡在一旁,登時覺得心安了不少。以諾身上蓋著薄被,雙手像祈禱一樣的放在肚子上。涅可則是大字形的豪邁躺法,兩人均睡得十分安穩,這是對討伐者相隨信任的表現。

她細思過後,提起恢復不少的身體,振翅飛向了帳篷外頭。

「喵喔?沒事了嗎?潔兒。」柯露絲見到出了帳篷的潔兒,擔心的問道。

「沒事了,謝謝妳。」潔兒說著。「柯露絲,我去附近沐浴一下,很快就回來。」

「喵喵,還有三個小時左右換班,你可以慢慢來喵。」柯露絲說道:「沒事真是太好了呢,潔兒。」

「這都要感謝涅可呢。不過,真希望那孩子問問題時可以細緻一點,她說話的方式有時跟街上的大叔沒有兩樣呀。」潔兒嘆口氣說道,振翅離開。

於是夜風輕輕吹過臉龐。潔兒遠離了營火,遠離了光亮,來到了完全被黑暗籠罩的寧靜林邊。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喵喵,我是住在雅賽爾城,現職討伐者的爆‧風二人組的柯露絲!先前是定居在離雅賽爾城有段距離的西方大草原,豹之一族的首領柯雅維之女!喵喵,不過上次出現在部落裡面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現今的我已經長住在雅賽爾城,每天都過著保護城民的重要工作!

今天一整天跟潔兒,還有妹妹涅可,二代聖女以諾大人玩得非常的開心!我們現在正在安多爾火山湖邊!妹妹們已經睡覺了喵,我讓潔兒她先去休息了,希望她偶爾能想起我對她也是不錯的喵!

我和潔兒一起從事討伐者也過了好幾年的時間了。這段時間遇到了很多好人喵。不過最近遇到最開心的事情,就是遇到了涅可喵。

涅可是我最可愛的妹妹喵!!

以諾大人雖然也很可愛,但是沒有涅可可愛喵!

當初遇到涅可的時候,她穿著奇怪的寬鬆衣服,一個人倒在沼林惡地裡面。沼林惡地裡面有很強大的始源生物,她穿著像睡衣一樣的裝備在那個森林出現,怎麼想都是很奇怪的事情喵。

雖然感覺到有點奇怪,又會說一些我聽不懂的事情……但是,涅可馬上救了我的命喵!她一定是一個好人,絕對不會錯的!

涅可有的時候很成熟喵,不像個孩子。潔兒說,她曾經聽佛羅老爺子說過,在遙遠的東邊,雅賽爾教派的治療術並不盛行,那裏有著服用藥草,用針刺,用刀切除病灶來達到治療目的的醫生。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要接住喔,涅可?」「看我的!!」

涅可大喊一聲,咧著大大的笑容,以飛快的速度於水中跑著;隨即,她高越半空之中,一個旋動,用尾巴把那顆偏離軌道的出色的擊回以諾的手邊;接著,涅可飛也似的跳躍,又立刻回到了原處接球。

和適才畏畏縮縮的小傢伙比較起來,涅可玩得瘋極了。她這才發現,原來她可以游得這麼的快,這麼的好;她從不知道,原來她的尾巴可以使她於水中魚一般的前行,後退,要哪就去哪,快活極了!!

「以諾,涅可!!不要跑太遠喔~~」帶著墨鏡的柯露絲大喊著,邊哼著歌,邊架式專業的烤著肉。這是她特別厲害火烤料理,直接以周圍采的花草揉碎塗抹於肉頂,加些鹽,直接以營火石烤熟,帶著微微的焦味能勾起的食慾。即使簡單樸素,這可是少數潔兒會誇耀柯露絲的料理呢。

遠處啼鳴悠久,迴繞於半空之中。只見點點黑影空中盤旋,滑下,竟是幾隻直直有半層樓高,雄赳赳的老鷹。老鷹如飛箭一般的貼著水面飛行,激起漣漪,日涅可覺得有趣極了。

漣漪卻是越泛越猛烈。以諾和涅可同時停下了嬉戲,朝源頭一看,才發現幾株巨大高聳的老樹,拖著茂盛的樹葉和垂地的枝,緩緩的踏入湖泊中,臥下。老鷹找到了落腳之處,一隻接一隻的停到了枝幹頂頭。


「涅可,等我一下嘛!」

涅可看到這副奇景,加快了游泳的速度,箭也似的竄到了一個可以好好觀賞的地方。以諾在水中笨拙的前進著;畢竟她沒有身體上的優勢,在水裡面只能用一蹬一蹬的方式前進。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羞恥心和癢癢的感覺在布料接觸身體的瞬間,像電一樣的順著脊椎篡遍全身,她想了想,決定罩著大浴巾出帳篷去。

「喔喔,終於出來了呢涅可……嗯?等等,圍著這浴巾是怎麼回事喵?」柯露絲等人以笑臉迎接動作像蝸牛一樣慢的涅可出來,卻發現她把自己包得像個白白的大包子一樣,不免有些失望。

「這…這個嘛……」涅可一時間想不到答案。看到眾人的目光落著身上,不免把自己裹得更緊一些,只剩尾巴和小腦袋露在外面。「我,那個……」

耀眼的太陽給了她一瞬的靈感。她清清喉嚨,大聲的說出:「當,當然是要避免曬傷了?」

「曬傷?」「沒聽過的名詞呢。」柯露絲和潔兒面面相覷,以諾也困惑的歪著頭。不過對她們來說,涅可會突然之間說出一些奇怪的知識也不是第一次的事了,所以三人都在等她做出解釋。

「沒…沒錯。皮膚是身體抵抗外界細菌入侵的第一道防線,要是不做好保護的話,被太陽光直射曬傷了,不僅會產生廣泛的第一度燒傷,太陽光中含的紫外線還會增加皮膚病變產生皮膚癌的機會。雖然適當曬太陽可以增加褪黑激素預防憂鬱症還有讓維生素D活化成有活性的1.25 (OH) 2D形式,不過我是不會輕易妥協的……」

「怎麼辦,完全聽不懂呢喵?」「我想也是,這孩子的知識對我們來說太高深了。」

「涅可,我有問題呢?甚麼是褪黑激素?」以諾倒是聽得很認真,舉手發問。

「問得好!所謂的褪黑激素就是……」涅可口若懸河的開始講述了起來。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要,人家說不要嘛……」

來自於花苞初綻少女的嬌喘。櫻桃小嘴吐出陣陣熱息,激烈的抵抗,無奈的眼淚正沿著臉頰緩緩流下。

「乖乖,聽話,一下就結束了嘛喵!」「涅可,妳再亂動的話,姐姐就不喜歡妳囉?」「嗚嗚嗚嗚……」

帳篷裡面,柯露絲和潔兒拿著一件一件不同款式的可愛泳衣,研究著該讓涅克穿上哪一件,來凸顯出她那無與倫比的魅力。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換衣服了,但是涅可還是感到十分的抗拒。這身軀看來是那麼的易碎,對於異性的陌生、抗拒以及純潔無垢的軀體,讓她堅持著自己的底線。那就是,絕對不在不必要的時候,穿上那些過於美妙的衣服。

她覺得自己沒有做好準備,也沒有那個資格。

因為這樣的想法,至今馬馬虎虎的為自己做上最低限度的保養。從不照鏡子看看自己現在的模樣,從不為自己梳妝打扮,從不保養自己的鱗片和角。衣服隨隨便便挑個寬鬆的就好了,就連內衣也都是挑最不費心的長背心來穿。

所以現在──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涅可發現營火石已經穩妥地架在離車子不遠的小空地上了,這表示今晚她們會在這裡露宿。營火石是來自奇蹟城第二十九號門的礦產,那裏也是涅可第一次進城來的位置,位於大嘴巴旅店底下的巨大洞窟。

往旁邊一看,摺疊整齊的帳篷和魔法道具被擺在一旁。只要將提供魔力的奇蹟石擺放於正確的位置,被提供了足量魔力的帳篷就能化身成舒適的小天地。

再往另一邊看。擺放整齊的調味罐,香草料,水果。這應該是精通植物的潔兒採回來的。

看看實際歲數比自己小卻比自己還要有作為的這一幕,涅可忽然感到惶恐起來。這樣下去就只是個坐等吃喝的失格大人了,即使身體年紀比兩人小、但心靈年紀比兩人大的涅可是絕對不回允許這種事發生的。

「我記得,是要這樣用……」

憑印象把帳篷攤開,在四個角落擺上奇蹟石的涅可。姑且確認百法應該沒有錯誤之後,伸出手,注入魔力──

然後,她就得到了一座開口落在天花板的帳篷。

「……」涅可搔搔頭,只得認命地重新擺放奇蹟石,再試一次。

接著,她得到一座拉鍊開口拉不下來,並且只有正常高度一伴的鬆垮帳篷。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許久以前,這個世界失去過平衡。

美好與希望與奇蹟集中在天秤的一端,不堪重荷的的這個世界開始崩毀,大海乾枯,綠意消退,天空出現了巨大的裂痕。

向來不問世事的神明出手了,將祂贈與萬物的禮物收回,重新發放。自此,全新的時代來臨了。

奇蹟時代。

歡迎到來。那麼,你是……

聲音在無止盡的純白空間中響徹。涅可意識到這陣聲音之後睜開眼,發現一個模糊的身影正在自己眼前飄動。

「我是?」涅可喃喃的複誦道。她站了起來,才發現自己似乎正飄浮在空中,但腳上那股踏實的感覺右任她覺得彷彿立足於大地之上。

「啊,你是……好久不見了。過的還好嗎?」

「還不錯。」涅可打了一個小小的呵欠。全身還覺得無力的她索性坐了下來:「是……思念…嗎?」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夜色籠罩著雅賽爾城。淡綠色的生命之光化為螢火緩緩飄上,溫柔地給予眾生慈愛與祝福。據傳雅賽爾城底下盤踞著巨樹之根,此樹乃是撐起整個世界的世界之樹。它稚嫩的枝枒構成了現今雅賽爾醫院基幹的那株大樹。總有一天,世界之樹會回復它原來的面貌,從此世界將回復完整,苦難與災厄也會從此消失。

於是,女神向城中具有八種美德的代表招集起來,向他們說了。

你們要成為我的四枝、四葉,孕育整個世界的果。

索爾多闔上了他一直帶在身邊的古老冊子,小心翼翼的將它收藏到禮服的口袋裡面。那是他生命中的重要寶貝,絕對不能受到任何一點汙損的。

身為八大家族的一份子,他站在宅邸的頂樓,眺望著整座城的夜景。他愛著這座城,愛著這裡的一切,不管是市場上的販夫走卒或是舞會之中的貴族,都是他的朋友與珍愛的家人。

索爾多深吸了一口氣。月亮即將高掛夜空,很快的又要到他入眠的時候了。從面罩眼部裂縫竄出的幽光減弱,索爾多沉靜心靈,感謝女神又將一天的和平賜給了他們一族。

「在祈禱嗎?」

「是的。感謝與祈禱。不覺得在這樣美好的夜晚之中,是最適合這種真誠莊嚴的儀式嗎?可愛的小姐。」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兩人同時往騷動的來源看去。只見粉碎的石塊,火星,像降雨般的落下,鏗鏗鏘鏘的打落在七十二號門的火焰地板上。

而站在那邊的,是一個渾身臃腫有如惡瘤、身上不斷滴落瀝青般黏滑噁心物質的龐然大物。它足足有兩層樓高,形狀不斷地在炙熱的空氣中變化;它那被烤乾的身軀不斷有焦黑的片狀物剝落,散發出令人不敢恭維的腐爛味道。

「始…始始…」命張大嘴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與此同時,雅賽爾最大的敵人,選在此時,自甚麼也沒有的漆黑表面,咧開了它藏於之中的巨大嘴巴,發出了令人不悅的聲響。

「是始源生物呀,竟然從這種地方!是小看我嗎?」阿嘉莎拿著酒瓶憤怒的說了。「小看我阿嘉莎守護的第七十二號門!」

「問題不再這邊呀,阿嘉莎學姊!」命緊張地說道:「七十二號門明明是低周度門,怎麼會有始原生物侵入,而且是這麼大的個體!我們還是趕快把這件事情報告上去比較好吧!」

「這可不行!」阿嘉莎大喝一聲,一身燃燒的火焰熊熊爆發出來,和周遭的熱風匯流,成了派然不可抵擋的巨大力量「這是我身為守門人的底線──在我面前,絕對不能允許任何邪惡進入這座城的啦!火焰拳!!」

她那用高熱火焰構成的手已看不見的速度與身體分離,像跟箭般地朝不速之客飛去。火焰拳是守門人阿嘉莎的絕招,那火焰帶有意志在將目標燃燒殆盡前是絕對不會熄滅的。

「啊,打偏了。」阿嘉莎打了個飽嗝,看著自己所向無敵的火焰拳徹底偏離軌道,連始原生物的一根寒毛都沒傷到。「看來酒喝太多了……咦?」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於是,在第編號七十二號,在業界裡面被稱為火焰之門的入口,兩名守門人正在彼此對望。

其中一員是個身材曼妙的女性。她亮如火焰的頭髮扎成馬尾,在腰間活潑的晃蕩,雙眼熱情如焰,微笑如火般溫暖,火苗在她身上不斷躍起落下。她身上穿著用火心之花製成的布衫,勉強圍住了胸口腰間,除此之外甚麼也不著。

她是火元素之女阿嘉莎,是火元素與人類結合生下的半子。因為身體適性的關係,被派來滿是高溫水蒸氣,時時都有岩漿火焰噴出來的第七十二號門來工作。

而這樣的她,現在正在──

「啊,小命,把那串燒肉給我……對對,就是包在防火布裡面的那串!」

正興致勃勃的利用場地優勢,烤著肉。

「真…真是的,阿嘉莎學姊,請妳不要在夜班的時候偷吃東西啦!」

被稱為命的是一名很普統的人類男性,黑髮黑瞳,身材雖然不瘦弱但也稱不上結實。他本身沒有任何可以在火焰中生存的天賦,靠著一身的防火斗篷與面紗在這樣的環境下工作。剛上任守門人不久,目前和阿嘉莎一起守著第七十二號門。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說到這個,我們好像忘記了甚麼事情……」

「……嗯……」

百思不解,苦思卻無法明白。

然後,像閃電擊中般的靈光一閃。兩人尷尬的相視。

「我們忘記把特製烤野豬帶來了呀…」

「啊。」

窸窣窸窣。柯露絲的耳朵敏銳地朝著聲音的方向晃動,發現車子的後方不知甚麼時候多出了個從未看過的行囊。

而且,正在不安分地晃動著。

還沒等到兩人反應過來,噗刷,甚麼東西從袋中竄了出來。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這是怎麼了……」她悶悶不樂的趴在桌子上,麻糬般的粉嫩臉蛋悶悶不樂的癱在了桌上。

她並非不想學習,對於自己來說……不管事過去還是現在,能夠獲得新的知識一直是涅可人生中的樂趣。尤其是這個世界上還有太多未解之謎,那些刺激、美妙,令人著迷,如魔法一般的事物就充斥在周遭,還能有比這個更令人振奮的事嗎?

可是,最近不管做甚麼,確實都打不起勁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煩喔好煩喔好煩喔!!」

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種心情的涅可,被一肚子的悶氣弄得焦躁不安,用腳無理取鬧地踢起了吧檯桌子。

「應該是倦怠期吧。」

一名渾身生滿了野性氣息的男子靠了過來,順手遞了一杯飲料給了涅可。他是贊卡,大嘴巴旅店的主廚兼主人。要不是牙齒看起來還像是人類,那張絡腮鬍的臉加上龐大的體型,還真會讓人以為撞上一頭熊。

贊卡是曾經擔任過大門守護者的武鬥派強者,據說他曾依靠天賦,隻身擊退十數隻始源生物。

「喔……喔喔喔喔!!」剛啜了一口果汁,發出滿足感嘆聲的涅可,看見贊卡地來的那盤,充滿紅光色澤番茄醬汁,還有金黃色牽絲起司的義大利麵,忍不住發出了興奮地讚嘆。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唉呀,少爺您真是的,不可以隨便亂動呀,畢竟才剛從樹上摔下來呢!?」

一名戴著眼鏡,身著黑白女僕裝的優雅女性急急忙忙地走了過來,先是在男孩面前蹲下細細檢查傷口,接著轉頭客氣的對著涅可說了。

「非常感謝您的治療……願女神指引我們光明。」

「啊……願女神指引我們光明。」

涅可連忙回禮。雅賽爾城是女神信仰的城市,居民們認為女神將奇蹟平等地賜與了每一個人,無不真誠地感謝著祂的恩典。

「唉呀,冒昧的請問一句,您是涅可‧莎卡那小姐吧?」

「咦!!是,是這樣沒錯。」

戴著口罩的涅可詫異地應道,那被蓋住的小嘴不自覺苦笑起來。果然這樣還是被認出來了呀,她心想。

「果真沒錯!您在聖恩之夜那天的表現真是太精采了,下次有機會的話務必到翼族的本家坐坐,敝人代表老爺竭誠歡迎您的到來……但是涅可大人,請,請您務必在看看我們家少爺呀,他可是從三層樓高度的老榕樹上摔下來的呀,是否要檢查一下有沒有內傷甚麼的?我沒有冒犯的意思,可是是不是做更進一步的治療,比較保險一些?」那女僕急的都把臉湊過來了,這可讓涅可有點承受不住。涅可連忙退了幾步,臉上微微泛起紅暈。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一座狹小的茅屋裡面。

你很難不用骯髒去作為這個地方的形容詞,某種方面來說,骯髒甚至已經算是委婉許多了。此地堆滿了各式大小的玻璃瓶子,裡面裝著藍色;橙色;綠色、紫色,以及各種其他看來就非常危險的鮮豔色澤的液體。地上滿是發臭的泥狀物,散發著屍體、糞便、以及發酵物的味道。破爛的牆壁被歪斜的書架支撐著;上頭滿是紙張、發黃的書籍,各式用潦草字跡紀錄的紙張。而天花板散布著滿滿的蜘蛛網,還有手掌大的蜘蛛垂降下了偷吃闖進這間屋子的螞蟻。

冷風呼呼吹來,讓坐在屋子正中央大桌上的男子打了一個大噴嚏。但這不減他心中的興致。他滿布血絲的雙眼正盯著正中央的杯子不放,裏頭正如暗潮般地翻湧,一會兒濁一會兒清,從藍到紅從紅到綠,最後……

回歸清澈,而無色無味。

「成功了……」那男子嘴角抖動,先是喃喃自語,彷彿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事情──接著,他大口喘氣,雙手用力的按住他蓬亂如鳥巢般的頭髮,瘋狂的大笑起來。

「咿,成啦!你們這群傢伙,看現在還有誰敢看不起我!!我要用這個東西,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呵哈哈,呵哈哈哈哈咳咳咳!」

穿著大白袍的男子,因為笑得太厲害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目前正紅著臉奮力的咳嗽著,接著。

「吵死啦,阿達!你在叫,我就過去把你的房子拆了!」

「少看不起人了,歐巴桑!」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這隻哈士奇怎麼這麼煩啦!」涅可哭喊著,邊費盡了所有的力氣,專注地用在奔跑逃命上。她邊跳過一個一個的障礙物,邊試著迂迴前進來達到拖延獵犬前進的目的。元素團塊偶爾掠過,火焰和水流在被涅可撞破的時候激烈交盪,讓她洗了一次次激烈的元素三溫暖。才跑沒多久,涅可就感到自己的髮型似乎變成了奇怪團子頭,在風中招搖伸展著,然而現在的她無暇顧及那些。

她覺得自己的速度飛快,周遭的樹、石、在她閃電般的馳騁下變成了一團白影。但是那獵犬的速度顯然猶在她之上,可怕的嚎叫越發接近,還帶著令人喪膽的磨牙聲。

「涅可,要加油喔喵!」此時柯露絲的聲音自遠方傳來。明明聽起來如此遙遠,卻又清晰可聞:「被抓到的話,可就甚麼都沒有了喔喵?」

「不要鎮靜地說出那麼可怕的話!!!」涅可大聲抗議著:「真是的,柯露絲姐!這一點也不好玩!」

「當然不會好玩呀,這可是訓練呢喵!」柯露絲喵哈哈了幾聲之後,這麼冷酷無情地宣佈了。「對不起了涅可!但這也是為了妳好呀喵!」

還想大聲抗議幾句的涅可忽然覺得不對勁,擠出了剩餘的力氣向前一蹬,閃過了獵取的一記爪擊。她順勢一翻,雙手攀在了樹枝上賺了幾圈,利用這離心力往前一甩又一蹬,做出了漂亮的三角跳躍,成功的拉開了和獵犬之間的距離。

「剛剛那個動作……是我做出來的嗎?」涅可撫著胸口,心情又驚又喜──我甚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她得意地想著。然而後方的吼叫聲又再一次將她拉回現實,獵犬的追蹤仍然持續著。

「好吧,我已經厭倦逃避了!」涅可心底湧起了一陣不耐,不耐轉為急躁,急躁轉為憤怒。她大力以尾巴重擊地板,硬是靠著這股力量飛了起來。瞳色轉為金黃色的她,此時背對著太陽高高飛起,像是降臨於世間的天使──

而且,還是有著可愛地微焦捲捲頭的天使呢。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