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寫手部落!!!!!!

「這麼說來,大哥哥是來自揆北村的人嗎?」涅可好奇問了。她們三人走在微陡峭的山道上,踩著落葉鋪成的地毯,聞著帶著點草味土味的空氣。這裡的路,根據阿達所說,是村民對外的聯絡道路,比起兩人昨晚胡來開闢出來的道路要安全的多了。

「沒錯。」阿達沉默的點點頭。她們以阿達為首,涅可鎮後的方式一步步的前進著。「我乃是自然的發想家,真理的探詢者。我欲窮極我之一生,探討此事發生之一切。」阿達臉不紅氣不喘地說著,邊跨過一個一個的石塊。

「哈……」涅可括困惑的應了一聲,心裡不斷的思考著是否在亞賽爾聽過類似的職業。

「這真的是非常了不起呢。」以諾睜大了眼睛,衷心讚美道。

「是的。我認為現今世界的構成與起源,到底是不是雅賽爾女神所創建,是有待商榷的說法。」阿達簡潔的說了。

「嗚呀,真敢說呀……」涅可心臟揪了一下,悄悄瞥向了以諾,這位雅賽爾教的次代聖女。好脾氣的她不見任何情緒波動,只是很認真地聽著阿達說道。

在雅賽爾城中,理所當然女神教的信徒占了絕大多數,因此剛來到這個世界時,涅可曾經以為信仰創世女神雅賽爾的雅賽爾教乃是唯一的信仰。不過雅賽爾城匯聚了來自世界各處的人,自然也有對世界創造抱持著不同看法的種族在。

比如說,元素們堅信著,上古時期,六大初始元素創造了世界。

妖精們信仰一切自然的現象,他們認為這個世界規律中帶著混亂混亂中帶著規律,正是大自然的體現。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的名字是馮達‧李,姑且算是揆北村的一份子。揆北村是位於神聖之湖安多爾湖西北邊的一個小村莊,沒有甚麼特點,而且世世代代信奉女神教派。女神教派自一百年前女神降臨之後一直是大陸的主流,但據說這此之前大陸有零星的地區已經信仰了,這裡姑且算是其中之一吧。

但我並不信仰女神教。我認為靠著無法確定是否存在的女神給予的恩惠而活,是非常沒有依據的事情。我只相信自己看的見、摸的到、所能認知的;女神雅賽爾到底是否存在?我們身旁的人事物才是真正存在的東西,對我來說這才是重點。

我從小對於貢朵森林,也就是介於安多爾湖與我們村莊之間的那座森林特別喜歡。這座森林的別名又叫死亡與迷惑的哀傷之森,沒有嚮導帶著,是一個極其危險的地方。

猛獸棲息於此,見月熊,泥澤巨鱷,還有近十年未被目睹風鳴狼。

多變的天氣。早上明明還有耀眼的太陽,一近中午,烏雲密布,滂陀大雨過後便是濃霧壟罩。

難行的地形。斷崖,某些地方林蔭高高遮住指引道路的陽光。

還有某些隱居在森林裡面的類人種族,個性稀奇古怪。

沒有任何經驗就闖上貢多森林,這是只有白癡和蠢人才會做的事。

一如往常,今天也為了摘取只有在月光灑映之地才能取得的藥草而到了溪流旁邊。在那裏我看見了,甚麼裝備都沒帶著,只穿著薄薄透明白衫的蠢人。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嘎吼」喉頭發著威嚇的聲音,這是來自柯露絲的教導,永遠不要再敵人面前示弱。她的雙眼緊緊地咬著聲音來源的那個陰影處,隨時準備亮出藏於指尖的爪子。

大概過了幾秒的時間,雖然涅可感覺起來像過了幾個小時那般的漫長。

「聽得懂人話嗎?」從目不可視的暗處,一條人影慢慢的走了出來。涅可稍微收斂起了一身劍拔弩張的敵意,至少她面對的是還能溝通的對象,而不是什麼可怕的猛獸。

但是

「什麼叫做聽得懂人話呀,你這個討厭鬼,說這樣子的話,只會顯現出你自身的無知!!」她沒好氣地說道。

而這番氣話換來的是一陣無法忽視的沈默。涅可尷尬地站在原處,還不知道要說甚麼,卻聽的那個人影又繼續說了。

「從妳身上的特徵看來,很顯然是蜥蜴的特徵呀,我還沒聽過蜥蜴人會講通用話的,他們通常是說嘶嘶語…還是妳是其中比較特別的個體??」

那目中無人的語氣聽起來格外令涅可火腦。隨著身影逐漸現形,涅可看到了一個渾身沾滿了落葉和泥沙,看起又髒又黏的少年,頂著一個碩大的雙肩背包,手中捧著十字弓。雖然看起來邋遢,但是一雙眼睛炯炯有神。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部落裡面目前連載小說:

→長篇連載,輕小說、超戀愛喜劇、有各種溫馨又奇怪的設定超越肉體(無誤)的故事:守望輪轉

 另外還有非主流動漫..專門推薦台灣地區較少人關注的動畫~~

正文開始~~(咦?

 

各位光臨寫手部落的讀者,大家好,我是貓魚。對於各位肯在百忙之中抽空進入這個小小的寫作空間裏頭,並閱讀我的作品,在此,請容許我向各位置上我最誠摯的感謝。因為有你們,我才有繼續寫下去的動力。(我絕對不會說我每天每分每秒都在部落格上盯著人氣指標,絕對不說喔啾咪(> v O) 

當初會想成立這個部落格,其實並不是目的不是很單純。「啊,總要有個放小說的地方吧?」「啊,或許放在這邊,就會有人相中,並幫我出版吧!」這麼可惡的想著,現在回想起,也實在慚愧。真的是初生之犢不畏虎!開始寫小說的時候,懷抱著滿腔連自己都不明所以的熱血,只想著要幹掉所有聽過的暢銷小說,只想著要靠出書來獲得光明的過頭的未來,卻忽略掉小說的本質。而現在呢,年輕的氣焰沉澱下來,如今,我只想跟各位一起分享我所寄望的小說世界。不管您是因為偶然駐足此處,或是固定收看的讀者,今後的作品,還請您多多指教了。

守望輪轉是我首次嘗試的帶有輕鬆氣氛的輕小說,跳脫以往我所固執的奇幻寫作的框架。小說裡面的人、與幽靈的互動,以及其他角色們所經歷的形形色色的事情,反映了我對一些只存在於過往之中的美好回憶的懷念。藉由他們的互動,我想表達出「世界還是很美好」的想法,儘管我們所得知的各類消息是以負面居多的。如果您還有空,不妨點擊一旁的「物語」系列,或是「我們是小說編織坊!」,雖然現在因為守望輪轉的連載而處於長時間未更新的狀況,但以我寫作者貓魚的名譽發誓,我會找個時間把它補完!

寫作誠然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但沒了讀者卻是萬萬不能。在寫作的過程之中,我常想著,要是沒有閱讀者,那小說中的世界,還能成立嗎?答案是否定的。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你是誰?」

「我是涅可‧莎卡娜。」

「如果你是涅可……那,我是誰?」

「!!」

涅可在極度的驚恐嚇醒了過來,渾身留著冷汗。她意識是到這裏是帳篷裏面,外頭照射進來的陽光告訴她現在是清晨左右的時間。不過才剛察覺到這些,剛睡醒時的頭暈立刻令她眼中的世界模糊起來。

「嗚……惡夢嗎?」她撫著胸口,心仍然跳得飛快。

見著以諾還在她身邊睡著,她心裡稍微感覺平靜了些。

「嗯嗯……涅可,怎麼了嗎?」「啊……吵醒妳了嗎?妳可以在稍微睡一下喔。」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怎麼了嗎?蕾諾斯?

女孩敬仰的姐姐這麼向她問道。女孩迷迷糊糊地從夢中爬了起來,這才想起來。

啊,我現在正在和姐姐大人一起搭著車。

那是,通往美好與幸福之地的車子。過往的她們付出了極大的努力,好不容易拿到了車票。這輛火車以檜木製成,以花朵作為燃料,燃燒出來的裊裊白煙,散發著沉穩令人心安的好味道。

車子的座椅鋪著柔軟的坐墊,裏頭塞著軟抨抨的棉花,表面滑順無比。兩人的身上蓋著只有買票的乘客才能拿到的,被太陽曬的暖呼呼的柔順毛毯。

光只是坐在車上,就讓人覺得滿足無比。

女孩看著姐姐那雙藍色眼睛,似乎想起了甚麼。跟剛剛做的夢有關嗎,她並不明白。

她們倆個人確實累了,值得好好地在這火車上坐著,休息著,等待著幸福。

怎麼了嗎?蕾諾斯?身體不舒服嗎?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狹小不到四人可以立足的空間裡,女孩和男孩同時站立著。

女孩能夠清楚聽到來自於男孩的心跳聲。她的皮膚感受到了男孩的體溫,她的鼻子靈敏地聞出了男孩身上微微的汗味。

但是她看不到男孩的臉。她凝視著男孩的後背,試著想像他在她所看不到的地方,擺著什麼樣的表情。

男孩抬起了手,用食指指背,用力地敲起了牆壁。

女孩內心小小的悸動。

咚咚咚咚,踏實的聲音。彷彿不安心似的向同樣的地方再敲了幾次後,男孩默默地移動指節,移往下一個地方。

咚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唉···

在大嘴巴旅店裏,吧檯座位區,最邊邊的位置,是專屬於涅可·莎卡娜的。那是最靠近料理區的位置,在這裡她可以放任自己的視覺嗅覺與味覺,好好地觀賞揮灑汗水與勞力,用盡每一分心思創造出各式獨門料理的廚師們,其充滿了熱情與專業的料理過程。同時,偶爾趁著他們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沾點蛋糕的奶油和糖霜來吃。

這家旅店的老闆贊卡,同時也兼任餐廳料理長,看著趴在桌上明顯沒精打采的涅可,不禁有點納悶了。

每當這孩子的工作結束了,總是會到她固定的位置,喬好屁股和尾巴的位置,舒舒服服的坐在軟墊上,饒富興致地看著自己料理的經過。

但今天是怎麼回事呢?贊卡忙著把用水球魔法送來的新鮮魚貨甩到水缸裡面,邊看向涅可的方向。只見她臉頰貼在桌子上,尾巴有一下沒一下的動著,眼裡完全沒了以往的那股熱情。

今天要用上那個秘密武器嗎?只有鮮奶油與甜巧克力的究極蛋糕,上面再放上浸過糖漿的莓果。

「爆·風的小妹妹,今天沒什麼精神呢。」

「對呀,我今天還故意拿虎蝦的斷尾去嚇她,都沒有什麼反應呢。」

一旁的廚師們議論紛地討論著。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各位寫手部落的觀眾大家好,這裡是貓魚。作者由於一些生心理上的怠惰,久疏更新與寫作,並經過了長期對寫出的小說懷疑,於是決定將最近更新的兩篇刪除掉,重寫。新章節已書寫一部份,會於近期放上:對於舊的部分將於2/28 2359刪除,並且於今日更新一篇涅可的家鄉味,第一集(或許會有第二集也說不定??),謝謝大家的支持!!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潔兒的抉擇

時間是半夜。勉強吃下一些東西的潔兒在柯露絲半推就下,先進帳篷休息了。她昏昏沉沉的睡著直到現在,驚醒過來。

她往旁邊一看。見到涅可和以諾睡在一旁,登時覺得心安了不少。以諾身上蓋著薄被,雙手像祈禱一樣的放在肚子上。涅可則是大字形的豪邁躺法,兩人均睡得十分安穩,這是對討伐者相隨信任的表現。

她細思過後,提起恢復不少的身體,振翅飛向了帳篷外頭。

「喵喔?沒事了嗎?潔兒。」柯露絲見到出了帳篷的潔兒,擔心的問道。

「沒事了,謝謝妳。」潔兒說著。「柯露絲,我去附近沐浴一下,很快就回來。」

「喵喵,還有三個小時左右換班,你可以慢慢來喵。」柯露絲說道:「沒事真是太好了呢,潔兒。」

「這都要感謝涅可呢。不過,真希望那孩子問問題時可以細緻一點,她說話的方式有時跟街上的大叔沒有兩樣呀。」潔兒嘆口氣說道,振翅離開。

於是夜風輕輕吹過臉龐。潔兒遠離了營火,遠離了光亮,來到了完全被黑暗籠罩的寧靜林邊。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