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是這樣的,潔兒小姐,柯露絲小姐。」就在此時,佛羅嘆了口氣,那滿是風霜的臉孔看來充滿了歉意:「現階段來說,我們認為可行的方法,都會對腦部未完全成熟的涅可造成過度的負擔,因此不建議使用。」

「太好了!」涅可聽到這裡忍不住在心中吶喊了一聲,卻又不能太明顯的表露出來,小小的身體微微顫抖著。這一連串的心情高低起伏讓她彷彿做了雲霄飛車,心臟撲通個撲通跳的。她暗自祈禱,希望身上發生的反應不要被其他人發現才好。

「怎麼會!」柯露絲發出了聲哀號,表情裡盡是不捨。

「是的。」以諾沉重的點著頭。「我認為,有的時候,失去記憶是為了保護內心不受到過度強烈記憶傷害的一種機制。這樣下去,對涅可是好是壞呢?可能必須要詳加考慮。」

「涅可。」「……是?」

涅可還沒有反應過來,便被柯露絲牢牢地抱住。

涅可做好了被柔軟雙峰淹沒窒息的準備,一如往常。但是她很快地發現,不同於以往,那是基於關心,同情,與愛的抱法。柯露絲的體溫輕柔的觸及了涅可,她那帶點毛絨絨感覺的手,梳理過涅可的髮絲,帶來了擁抱者最誠摯的想法。

「我在妳身邊,不要擔心。」這樣的心之音,很直接地傳達著。

跟著,潔兒耶降到了涅可的肩上,用那小小的臉和身體,安慰的拍拍涅可的額頭。站在一旁的以諾和佛羅,先是驚訝地對看一眼後,一同微笑,以目光守護著這融洽的一家人。

涅可在感受著愛的同時,不禁愧疚了起來。她當然不會知道,自己剛剛為了憋住激動情緒而產生的微微顫動,被兩位姐姐解釋成:「對於自己記憶無法回復所產生的恐懼感」。對於誠心對待自己的姐姐們還有所隱瞞,這還算是一個男人該有的作為嘛!雖然現在是女生還是小孩子沒錯,可是這也太……

在這樣的百般掙扎中,涅可低頭扭捏的迴避姊姊們關愛的眼神。有一段時間,當潔兒對著佛羅鞠躬道謝時,涅可兀自陷入自我厭惡的漩渦之中,直到聖恩之夜的廚師長體貼的端出了小蛋糕、冰淇淋和三明治時,涅可的眼睛才回復了閃亮亮的光彩。這些料理是廚師長特地為沒怎麼吃東西的佛羅和以諾而留的,在得知貴賓室有其他客人是,同時追加了炸物拼盤這樣的料理。果然少女,或者應該說是小孩子,都對這類的小點心沒有抗拒力吧,馬上就開心的吃了起來。

「以諾,沾到東西了喔。」涅可吞下第四塊炸雞時注意到了。像隻松鼠似拼命往雙頰塞著蛋糕的以諾,薄櫻般的嘴角沾著雪白的奶油。她稍稍踮起腳尖,用巾子抹過以諾那軟綿的唇瓣。

而就在此時,正步來到涅可前方的佛羅,身體微欠,向涅可‧莎卡娜,遞出了邀請函──即是,成為赫爾西學院所屬雅賽爾醫院的Intern醫師。

就這樣,轉生也要當Intern的故事,正式啟動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魚 的頭像
貓魚

寫手部落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