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問題的!」握緊拳頭,在確認抵達雅賽爾醫院之後走下馬車。女神像與古樹為主體所建成的醫院,今天也散發出源源不絕的生命力,配合著微風與陽光,光是走在附近便能減少身體的不適。涅可深吸了一口氣以撫平緊張的情緒,旋即踏入了醫院大廳當中。

「涅可‧莎卡娜醫師,這裡請。」冷澈的女聲字眼前此人發出,涅可記得她是那天,擋在她和佛羅中間的那名護衛。

純淨的一塵不染的白色,窄口繡袍鑲金邊。手中拿著蛇身短杖,雖然容貌俊美可惜不苟言笑,像雕像般的冷漠。

「那位大人特別指示要保護好妳的安全,今天還請妳多多關照。」話雖然是對著涅可說的,然護衛目光始終掃描著周遭的狀況,對於這種眼神沒有互相接觸的對話涅可仍是感到有些不適應。

「這樣呀,今天就麻煩妳了。」想不到其他對話的涅可也只能點點頭。尷尬的氣氛直到她被帶入會場,護衛表示:「那麼我會藏身於暗處」,像魔法一樣忽然消失後,才被化解掉。

涅可還是第一次來到雅賽爾醫院的會議場。涅可畏縮的從布幕後方探出頭,才發現此處大得驚人。自門口到舞台為止,會議廳的地勢宛如梯田般的不斷向下延伸。如同醫院多處一樣,神樹古樸的根與之葉在此交錯蔓延,根構成了會場的桌與椅,葉則讓陽光適度的灑耀在會場裡。走道上,小溪潺潺流過,涅可還瞧見了有人用杯子取水來喝。

「快看,那邊那個女孩…」「咿!」

察覺自己被人發現了,涅可趕忙把頭縮回來。她無意識的不斷將領口拉撐拉直,檢查鞋子,角,與頭髮是否有哪邊不盡完美。

「但這會場的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呀!」她抱著頭發著牢騷。整個會場約莫四五百人的位置幾乎全部坐滿,還有水生亞人坐在走道上,機器人和鳥人漂浮在半空中,時不時還能聽到疑似會場司儀的人大喊:「請各位同學依照分配好的位置入座,等等導師來了如果沒座位會不高興的!再重複一次,請會場第一排的位置不要坐…」

涅可清了清喉嚨,心一凜,在司儀領她入場的同時猛起身子,從布幕後方正式踏入了舞台中央。不只腳在微微抖動,連尾巴也跟著一顫顫的。

主題是早就決定的,然而該怎麼呈現卻讓涅可苦惱了好一陣子。她鼓起勇氣抬頭一看,會場近一千隻的眼睛都在盯著她瞧,霎時間腦袋一片空白。

隨後心頭一股暖流。涅可視線此時與坐在第一排的以諾交會,兩人都對對方微笑。

「各位赫爾西學院的同學,各位醫院導師,大導師,還有聖女閣下,日安。」她以最平穩的聲音,一字一字,慢慢地說出口了。剛開始還有點生硬,隨著便流暢清晰了起來。憑著會場的麥克風,那帶著飽滿厚度的聲音散步到了會場各地。

「我是涅可‧莎卡娜。承蒙各位厚愛,很榮幸能到這裡擔任交換學生,和在此分享我國的急救經驗。我今天要報告的主題,在座的各位或許有部分已看過我實施,其名就是──」

涅可說出了基本救命術,BLS的名字。對於沒有任何醫學背景的民眾,遇到路倒的人,該如何延續對方的生命。在前世,當時還在大學四年級的涅可曾認為要是所有人能熟知基本救命術的內容,或許能夠拯救很多的性命,所以今天,作為地球來到這個世界的禮物,她決定將這個技術帶到這裡來與所有的人分享。

雖然想過是否要傳授ACLS,但是礙於這個世界是否有神藥(Amiodarone)的存在,涅可想想便還是作罷了。

另外,這裡也沒有傻瓜電擊器,AED的存在。所以,今天的重點首要集中於CPR,也就是心肺復甦術上面。

從叫叫CAB的口訣開始教起。叫:確認病患本人有無意識。

「首要,該記住的就是脈搏可以從下頷往脖子中間摸過去,非常的明顯。」涅可轉身說道,邊以自己的手,按住左頸動脈來示意。涅可的影像透過從樹上留下的薄薄水幕投影在會場各處,有許多人便跟著她的動作一起做了起來。

「確認病患沒有意識的話,迅速尋求別人的幫助。指定要明確,因為要避免圍觀者心態;比如說,那邊穿白法袍的先生,或是兔耳朵的小姐。請她立刻請最近的醫療人員,或是救護車過來。指名要明確是重點中的重點。」

涅可一一的示範了,CAB的技巧。講到C的時候,幾乎所有都騷動了起來。

「聽好了?良好的壓胸品質,首先是要擺對位置,姿勢正確!雙手打直,至於兩乳連線中央,肩膀像這樣對齊病患!手千萬不能彎,壓的時候要用身體去壓不是手!」

涅可把她前一天做好的橡膠模型給拉了出來,在上頭比出了壓胸的動作,此時現場屏氣凝神,連在下方微微的耳語聲也徹底消失不見。

「用力壓,快快壓,胸回彈,莫中斷!每分大約一百二十下,下壓約四至五公分,像這樣!」

她奮力一使力,想起了那一陣子每天晚上都被叫起來壓胸的回憶,不禁內流滿面。沒想到一個不小心把模型給壓斷了。

「記住以三十比二的頻率,壓胸三十給兩口氣,記住要打開呼吸道,這個動作一套要做五個循環!」

涅可假裝豪不在意的將假人給接了回去,邊暗自抱怨自己沒將力道給控制好。然而重點是,當涅可嘴對嘴的吹起假人的胸膛時,她聽到了現場觀眾們的驚呼聲,想到了自己現在的姿勢,不禁有點不好意思了起來,臉紅成一片。

「基本上,五個循環之後,再次確定有無脈搏!如果沒有,就在重新做另外五個循環!因為壓胸極度耗力,只要做了兩套品質就會大不如前!所以在這裡希望能做個引子,藉由大家的推廣,來拯救更多的性命!這時候救護人員到來,就可以交給他們接手了!」涅可從模型旁邊站了起來,將頭髮撥到腦袋後方去,呼了一口氣後道:「到這邊為止,大家有甚麼問題嗎?」

「那個請問…」「是,請說?」

一位長著羊角的男性亞人舉手發問,表情看起來有點為難,甚至到了不悅的程度。

「為甚麼一定要對嘴不可?說到底,給對方氣有甚麼好處嗎?」羊男他抽動著眉角發問。唉呀,不高興了嗎,涅可想了幾秒無法摸透為何羊男會感到不愉快,但還是回答了

「這位醫師,在意的是嘴對嘴嗎,確實如果有Ambu(指甦醒球),當然是ambu的效果會比較好呢!但是考慮到民眾對於嘴對嘴的接受度不高,現在可以使用『一直C』的方式,也就是壓胸壓到救護人員到來為止。那是考量路倒民眾有大半都是心律不整需要按壓心臟的情況而臥出的調整……」

「不好意思…如果路倒的病患是異性,這樣的話,壓…壓胸,不就會碰到了嗎?」「啊?」

涅可一時間還沒有體察出這扭捏的孩子想表達的是甚麼。不過,看見底下男性一陣竊笑,其中一位肌肉壯碩的人還誇耀似的動了動自己的胸肌,涅可臉徹底地紅了,不過這次除了害羞之外,更有點生氣的感覺。她「趴咚!」的動了一下尾巴,用力地撞擊著地板,讓所有人的目光重新回到了她身上。

現在身為女孩的她本想要更加感性與柔美的帶過這件事情,但底下不成熟的男人令她大發雷霆。

「我想未來各位都是醫生,是救治病人的存在,該做時候就該會做甚麼,這時候便不需考慮兩性間的問題,而是要考慮該如何將病人從鬼門關拉回來。不過再怎麼說,絕對不會是像這樣,邊想著齷齪的思想邊嘲笑別人。」

涅可說完,發狠地瞪著剛剛還笑得很開心的男子那團人。被這小小的少女一盯著,身材近涅可兩倍高的醫師們瞬間禁聲。

想起大學時期也有這樣帶著無聊思想的人存在,涅可便不覺得生氣了起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魚 的頭像
貓魚

寫手部落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