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在大嘴巴旅店裏,吧檯座位區,最邊邊的位置,是專屬於涅可·莎卡娜的。那是最靠近料理區的位置,在這裡她可以放任自己的視覺嗅覺與味覺,好好地觀賞揮灑汗水與勞力,用盡每一分心思創造出各式獨門料理的廚師們,其充滿了熱情與專業的料理過程。同時,偶爾趁著他們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沾點蛋糕的奶油和糖霜來吃。

這家旅店的老闆贊卡,同時也兼任餐廳料理長,看著趴在桌上明顯沒精打采的涅可,不禁有點納悶了。

每當這孩子的工作結束了,總是會到她固定的位置,喬好屁股和尾巴的位置,舒舒服服的坐在軟墊上,饒富興致地看著自己料理的經過。

但今天是怎麼回事呢?贊卡忙著把用水球魔法送來的新鮮魚貨甩到水缸裡面,邊看向涅可的方向。只見她臉頰貼在桌子上,尾巴有一下沒一下的動著,眼裡完全沒了以往的那股熱情。

今天要用上那個秘密武器嗎?只有鮮奶油與甜巧克力的究極蛋糕,上面再放上浸過糖漿的莓果。

「爆·風的小妹妹,今天沒什麼精神呢。」

「對呀,我今天還故意拿虎蝦的斷尾去嚇她,都沒有什麼反應呢。」

一旁的廚師們議論紛地討論著。

「肯定是遇到了什麼事情吧?」

廚師們最後得到了一個籠統的結論,四散到各處去進行自己的活了。

贊卡把蛋糕收了起來。他答應過今天出任務的潔兒和柯露絲要好好餵飽涅可,這樣下去可不行。他使出了全身的活做出了一盤蒜味厚切培根培根奶油麵,上面灑了些香草提味,還附帶從港口運來的海鮮所製成的酥皮濃湯。

平時總是會大喇喇把這些高熱量食物全部吞食殆盡的涅可,現在不知道怎麼搞的,草草的爬了幾口之後,就推開不吃了。

「竟然···」贊卡不自覺低沉了起來。就他當上廚師近二十年的經驗,還沒有什麼客人會將他做的料理剩下。

「老大開始低沉了!!」

「唉···」聶可又嘆了一口氣,呆呆地把臉托在桌面上,什麼話也不說。

「副廚長,老大動也不動了,怎麼辦?」一名廚師站在贊卡身後戰戰競競的觀察了幾秒後,朝著廚方內部喊道。

緊接著廚房內部回傳出一陣高低起伏的音樂,聽起來是一陣滂礡激昂的交響樂。

「是,那廚房內部就先以大螯蟹掙脫鎖鏈在暴動來做解釋。另外馬上提供不需要準備的機油和紅藍寶石粉塵套餐給第三著和第五桌的客人。」

廚房內先是一陣沈靜,然後,響起的音樂是略帶著煩躁感的電子樂。

「副廚長心情不太好,大家趕緊幹活去吧。」一群廚師摸摸鼻子又散開上工了。

「今天的麵無疑是完美的,硬度恰好,火候亦然。另外不管是培根的焦脆程度,還有奶油的調味,應該沒有任何的出錯,然而為什麼小傢伙卻是一口也不動呢?」

贊卡深思許久之後,苦苦得不到解答。

「喵喵,老大你是不懂的。這樣看起來呀,果然是那個吧。」

一旁忽然傳出了這樣的話語。贊卡往大門邊看去,爆風的二人組,豹族的柯露絲和妖精族的潔兒剛好推開厚重的鐵門走了進來。一瞬間,店內的目光全數集中在英雄般凱旋歸回的兩人身上。

「小姊姊,今天的成果如何呀!?」

「一隻中型一隻小型的,算不上很豐厚呢。真是的,明明都準備一個星期了,這樣的成績有點說不過去呀。」潔兒有點不甘心地說道。

現場再次發出驚嘆聲。對於普通討伐者萬全準備下都不一定能在一個月內討伐兩隻的始源生物,一個星期這樣的成績實在是了不得。

「倒是妳們,小傢伙的情況怪怪的呀,從她下班開始就坐在這邊不說話。」贊卡略帶焦躁,正想把兩人帶到涅可身邊,卻被她們搖頭阻止了。

「呼呼,呼呼呼,沒想到涅可也到了這個階段了。這裡就讓姊姊好好的教教她吧。」柯露絲得意地笑著說。

「雖然說來得有點早,但身為人生上的前輩,我想我還是能夠給上一點建議的。」潔兒的翅膀快速的振動,這是她高速思索時會出現的小習慣。

「什麼意思?」

原本在看熱鬧的客人,被贊卡瞪了一眼之,識相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老大你呀,沒有那的經驗吧。」柯露絲掩著嘴,庫庫庫地笑著說道。

「什麼?」贊卡不解地問了。

「真是的柯露絲,別吊大哥的胃口了。」潔兒嘆口氣,又稍微飛得更往前些,帶著關愛的注視著涅可。「那孩子,明明長得這麼可愛卻一點自覺也沒有,老是吃一些高熱量高油酯的食物,還喜歡味道特別重的調味料···頭髮也老是亂亂的,那角也不好好打摩擦亮處理。要是藉由這次的機會可以讓她振作起來,那有事不錯呢。不過當然,對象是誰,我一定會好好把關。唉呀,當然不是指我會特意刁鑽什麼的,只要她喜歡對方又能夠照護他的倒也還行,不過想要配得上那孩子的才智和可愛,理所當然地要有一定的水準才行。」

對於兩名因為擔心而不斷在原地碎念各種假定台詞,而喪失了前位討伐者風範的柯露絲與潔兒,贊卡更加一頭霧水了。

「所以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呢?」

「這是戀愛呀。」兩名少女異口同聲地說道,笑地更佳開懷了。對於她們而言,妹妹涅可的事情就像自己的事情一樣。

 

 

「什什麼,戀戀戀戀愛愛愛!!!???才才沒有這回事呢!!」然而當涅可聽到了這句話,立刻整張臉紅透了,搖搖頭晃著手大力否認。

「疑?不是嗎喵?」柯露絲有些沮喪的歪頭說道。

「當然囉,人家的年紀可還小呢,怎麼會有什麼戀愛的感覺呢?」涅可低下頭扭扭捏捏的說著。「更何況,人家,啊不是,我,要找什麼樣的對象,還是很困擾的,這可是要慢慢考慮。」

「唉呀,說的也是呢哈哈哈哈。」柯露絲笑著說道。

「再怎麼說班上的那些小朋友年紀也太小了,思想也不成熟,我現在也還沒有戀愛的打算。」涅可稍稍打起精神後這麼說道:「讓大家擔心不好意思了。」

「但是如果不是這樣的話,」贊卡略帶消沈地這麼說道:「為什麼會食慾不好呢?是我煮的東西哪裡不好嗎?」

「不不不,絕對沒有那回事,只是,怎麼說呢,唉,那個,我有點犯鄉愁了啦,就只是這樣而已。」涅可遲疑了一會兒後,決定說出事情的真相。

「什麼!?」柯露絲訝異地說道「涅可的記憶,難道想起了什麼嗎?有關於家鄉的事情?」

「啊不,只是怎麼說呢?稍微有點模糊的印象想起來了,這樣的感覺。」

涅可冒著冷汗,尷尬地說著。這時她才回想起,自己目前的設定可是個失去過去記憶的無辜美少女呢。

「嘛,不過這麼說來,不也代表著對於追尋記憶的線索終於有點頭緒了嗎?這可是好事情!!」柯露絲笑咪咪地說道。「那麼,涅可是想到了什麼呢?」潔兒點點頭,跟著附和了。

「和吃的···料理有關係。稍微想起了家鄉的料理。

涅可眼睛向上咕嚕嚕地轉著。他想起在過往值班的歲月時,經常只能吃不那麼美味,注重健康的營養室便當,或者吃一些早已吃到不想再吃的便當店或者是便利超商微波食品。但是即使一點也好,現在的她,想試試一些來自於家鄉的料理。想吃到已經到了心不在焉,心思都要被各種食譜淹沒的程度了。

「我認為呀,如果要回憶起什麼事情的話,能夠乘勝追擊是最好的。」潔兒飛到了與涅可視線相同的高度,緩緩地說道。「涅可也不想要這樣子消沉下去吧。想吃些什麼嗎?有沒有特別思念的味道?」

「思念的味道···嗯···」

自從來到這裡後,涅可認為自己每餐都吃得很好。早餐是鬆軟的麵包加上厚片煙燻肉,配上牛奶,午餐則是贊卡特製的三明治與濃湯,晚餐視情況享用大嘴巴旅店的特餐。非常好吃的料理怎麼說呢??少了故鄉的味道。

「大概都是一些比較西式的料理呢。」涅可帶了點遺憾的想著。最近幾天不知道是不是壓力太大的關係,吃麼都不太對勁。要是能夠吃到一碗香噴噴的炒麵或是滷肉飯就好了呢。

「好吧,我們在道義上也有必要幫助小傢伙儘早想起以前的事。如果只是想做料理的話,儘管開口吧,我會以我們店裡面能夠支援的最好的材料來支援妳。」

「真···真的嗎!!」聽到贊卡這句話,涅可眼睛一亮,興奮地衝到了他的面前,小手握拳在胸前,雀躍的跳呀跳著。

「我們也會幫忙。如果是需要取得的特殊材料,就交給我們吧。」「交給我們吧喵!!」

看著兩位姊姊熱心的模樣,涅可心情也跟著高昂了起來,她左想右想,經過一段時間,終於怯戰顫的開口說了:「那麼,我想要這些東西···」

一旁好事的客人遞出了一張紙條和一支筆,讓涅可記下了她需要的材料。

贊卡拿起了涅可剛寫下的紙條,才看了一眼,眉頭就困擾地皺了起來。潔兒好奇的飛過去一看,晶亮的眼睛裡頭閃爍著狐疑的神色。

「果然···不行嗎?」涅可不安地問道,尾巴也跟著沮喪地低垂下來。

於是贊卡吸氣,吐氣···吸氣,又吐氣。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我會信守我的約定。但是小傢伙,你要跟我保證,亦有任何危險,我會立刻介入終止喔?沒問題吧!!」他表情嚴肅地說道。

「我會想辦法把其他材料弄到手的。剩下的話,柯露絲,就從你的私房錢裡面扣吧!!」潔兒嘆口氣後,轉向了柯露絲說道。

「喵喵喵···」原本還想要抱怨德科路斯,也跟著瞥了一眼的紙條,瞬間就安靜了下來。「既然是這麼硬派的食物,柯露絲會好好加油的喵。」

涅可心中的熱情越發澎湃。她雙手握拳,想起以前自己有空的時候,也會在宿舍亂煮一些料理來吃,還獲得了不少的好評。

「絕對要讓你們大吃一驚!!」她信誓旦旦的宣示道。

 

 

 

這一天傍晚,大嘴巴旅店塞滿了來自各路的英雄好漢,一般民眾,討伐者,還有雅賽爾教的教徒,市場攤販,還有些人來自於八大家族。

「喂喂,怎麼啦,為什麼大家都要待在這裡?」一名新加入,順著人潮看熱鬧的人問道。

「你不知道嗎?!那個呀,贊卡,前·守門人贊卡要打開的寶庫了!!」

「什麼!?那個贊卡的寶庫嗎?為什麼要打開呢?」

「不知道呀,所以大家才聚在這裡!!」

「我猜贊卡是要重出江湖了!!」「我猜因為是要協助討伐城東的始源生物,那可是等級二的怪物呢!!」「不不,寶物庫裡面可不只那些可怕的東西。據說在擔任守門人期間,贊卡收羅了來自各方通過考驗者所贈的信物。據說裡面有某種貴重之物···」「不是吧,我聽說···」

「真是吵雜的環境呢。」

在不顯眼的角落,穿著著可以隱藏身姿的暗影斗篷,一名鬼人族的女孩這麼喃喃自語著。稍為上提的眼角,如花瓣般薄薄的粉紅嘴唇,白瓷般的臉蛋,及肩的烏黑長髮,玉蔥般的手指握著一柄發著勳香味的木扇。

她是雅賽爾城八大家族之一,鬼人族的現任家長,凜凜,一名年僅十二的女孩。與纖細的身體不同,她銳利的眼神掃視著遠處,大嘴巴旅店的櫃檯最深之地,那個贊卡幾乎寸步不離的位置。

今日,贊卡身子轉動,踏入了他平時所守護的寶物庫門前,神色凝重地轉動了鑰匙。門口被施展了保護魔法,這讓不少想要趁機一窺究竟的好事之人大為失望。

「那個是!!」凜凜挺著鼻子在空中聞一聞,立刻在心裡警惕起來。那有點刺激鼻子的味道,還有倒在燒瓶之中漆黑的液體,毫無疑問的是那個東西。

「喔喔!!小妹妹,果然你也認出來了嗎。哼哼···」

一旁閒不下來的討伐者捕捉到凜凜亞裔的那一瞬間,自然而然地開始解說起來。

「這正是鬼之族所做的秘藥,勇氣,喝下去之後能夠大幅提升天賦的限界,發揮出強大的潛力。這可是一年只開放一百瓶給外人的逸品呀,竟然在現在拿了出來···喔喔,附帶一提,我是討伐者辛!!請多指教!!想要我的簽名的話也行喔,不過我想你應該已經有了才對!!不管怎麼說,我可是這奇蹟之城中,最強的八組討伐者中的其中一員喔!!」

「不,我完全沒有興趣。」凜凜冷靜地拒絕了那名聒噪討伐者的簽名,繼續盯向廚房那端。只見贊卡把裝著黑色藥劑的瓶子打開後,一點也不留全都倒進了放在爐火上的大鍋。

人潮立刻掀起一陣不小的議論。但是櫃檯那裡的驚奇顯然遠遠超過觀眾的預料。廚房的簾幕掀開,穿著廚師圍裙,戴著口罩,尾巴搖搖晃晃的少女,米棕色的長髮搖曳,慌慌張張地衝到吧檯底下拿了一個瓶子,又匆匆地衝回了廚房裡頭。

「那個是···!!」凜凜眼睛一亮,顯地有點激動,藏在斗篷底下的小拳頭因為緊握抖動了起來。「名酒,百···」

「喔喔,竟然是百首嗎?那個要收羅一葉草,願現花,還有一百粒被蟲蛀過的頭骨果才能釀成的名酒,不僅滋味好,在冒險前服用,連帶能夠增加身體的感官能力,可以說是夢幻的珍品!!」

凜凜很不高興地瞪了在她旁邊自顧自解說起來的討伐者。

「啊,不過剛剛那個身影,果然是在聖恩之夜中露臉的小姑娘嗎?」

「啊啊,我知道,那個被喚作太陽的女兒的女孩嗎?呀,不過,看起來是挺可愛的,但是跟太陽感覺不出來有什麼關係呢。」

「蠢貨,她可是這家店的寶貝呢。你不是南區的人吧?看贊卡老闆天天把它帶在身頻,連那個討伐者爆風都對她關愛有加。」

「聖恩之夜時,老夫可是親眼看到了呢!!那個女孩與聖女殿下一同拯救了大導師佛羅,那時的光芒,可真的是耀眼得很吶!!」

「那個笨蛋,都叫她不要再做一些顯眼的事情了。」凜凜嘖嘖嘴,不太高興地說道。

「說到爆風,討伐者柯露斯今天下午獨自扛了一頭帝王野豬回來呢。」

「不愧是爆·風呢。不過,為什麼是帝王野豬?」

「我記得帝王野豬的肉,吃下去的確是有增強身體力量的效果···」

「那個笨蜥蜴,難道她把這幾種東西全部都混在一塊了嗎?到底是怎麼樣的任務,什麼樣的戰鬥,才需要這些東西輔助呀?」

凜凜心中焦躁了起來。對於她來說,涅可那些異想天開的想法有些雖然荒誕,但卻往往帶給她意想不到的啟發。她需要極大量的點子來支撐她的目標,打從在聖恩之夜看到涅可施予的獨特急救術以來,她就確信了,跟在那隻蜥蜴身旁絕對能夠得到些什麼。

而在如今的狀況,清楚的明白了涅可正做著極度有趣的事,卻沒有邀請她,不是滋味的她舉起了扇子,悄悄地施展出了自己的天賦,從不可思議的存在點,直接進入了廚房當中。

 

 

「什麼聲音···哇啊!!」涅可轉身過去,正好看見凜凜眼神銳利的盯著自己看。她手中拿著鍋鏟,戴著口罩,身子旋轉時的圍巾正正好打到了凜凜的斗篷上。

「女士,這裡是大嘴巴旅店的廚房,不開放給客人的。」贊卡嚴肅的表示道,此時的他拿著鋒利的切肉刀,把放好血的帝王豬肉切成一塊塊的形狀。

「什麼,竟然連我也不認識嗎···真不敢相信。」凜凜脫下了斗篷,露出了藏於陰影之中的姣好面貌。「竟然在我這個鬼人族的家長前,拿出了吾之一族密藏的藥,酒,還有帝王野豬。身為守門人的英雄贊卡,不會不知道我等給人管轄城中的藥與酒吧。增強天賦限界的秘藥,增強身體感官的酒,還有增強力量的野豬肉,不管哪種都是必須要嚴格管制的東西,現在竟然要把全混在一起?只要我願意的話,我可是可以用違反煉藥法的名義把你們全部關起來喔?」

「喂,小凜,妳不要欺負贊卡師傅!!」涅可古著臉頰氣呼呼的表示道。「事情哪有妳說的那麼嚴重!!」

「喔?那汝倒說說看汝是在做什麼?」凜凜湊到了涅可的前方正色問著。被逼著後退兩三步的涅可支支吾吾了一會兒,別過頭去,心虛地說著:

「秘密···不過妳也等一下就會知道了」

「吼喔~~?也罷,那吾就在這裡多等一下吧。下次可要記住,有什麼好玩的事,汝可要提早通知吶。這樣子沒有異議了吧,贊卡先生。」

「僅聽族長吩咐。」贊卡恭謹地表道,隨後嘆口氣,繼續俐落的剁起了豬肉。

「那麼?你們現在要做什麼?」凜凜看著涅可起了兩個爐子的火,並在其中一個大鍋中注入了滾沸的熱水,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在川燙豬肉。首先要把血水跟上頭的雜物徹底清掉才好,這樣有能去帶豬肉的腥味。」

「可是帝王野豬如果要入藥的話,不用生的可就沒有意義了,效果會大打折扣的。」凜凜狐疑地問著。

「唉呀,我不是要做藥啦。怎麼說呢,再等一下下就知道了。」

涅可轉頭安撫著凜凜。

「總覺得剛剛被汝哄騙了呢。」凜凜有些不開心的表示著。「吾就看看汝賣的是什麼名堂。」

「就請您繼續期待吧。」涅可說完後,正好豬肉的去腥完成。涅可於時將豬肉一股腦撈上來,仔細的瀝乾之後放置一旁,將著移動位置來砧板面前,挑起了菜刀,將排放在上頭的藥草切成適當的大小。涅可想起自己在前世從未這樣拿刀子切菜過,有的也只是在實習的時候,學長姊讓自己拿著手術刀或電刀,劃過皮膚和肉時所體會的經驗。

如今切菜時的握刀手勢雖然不甚熟稔,但也還過得去。

「哇喔,竟然還加入嗆鼻的噴火果,還有可以祛寒的珊瑚根。這藥的味道肯定不怎麼好···等等,停!!!汝在做什麼呀!!!」

「做什麼···不就是把將由倒進去鍋子裡面加熱嗎?」涅可不解地問著,歪著頭「至少要能夠淹過豬肉的高度才行呀。」

「不,吾說的不是這個。竟然把吾一族的秘藥當成白開水來煮···」優雅如凜凜,此刻也抱著頭痛苦地說道,這是常識被顛覆時所造成的不適感和困惑感所交織而成的奇怪滋味「而且密藥加熱過後就沒有效果了!?」

看見涅可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凜凜為了尋求一絲認同感,轉而看相贊卡,見他也搖著頭聳聳肩,才放心的吐了一大口氣。

「這不是秘藥啦,真是的,這是醬油!!」涅可見一旁的兩個人都露著困惑的神情,氣呼呼地插著腰說明道。

「醬···油?」贊卡緩慢地說出了這個字眼。以第一次發音來說正確度已經接近八成了,於是涅可很滿意地點點頭。

「就是醬油!!來到這邊之後,青醬,白醬,起司,培根,熱狗,焗烤···雖然都很好吃,但是我所日夜思念的鹹!香!的口味,無論是東區南區西區北區的攤販,都沒有找到類似的東西!!那個在我記憶之中,魂牽夢縈揮之不散的味道,就在某一天,竟然讓我在『大冒險家』找到了,而且是放在藥水區那一塊!!知道贊卡大師傅有這東西時,我都快樂壞了!於是就在今天,我!涅可·莎卡娜,一定會讓大家嚐嚐,滷肉的滋味!!」

「滷?」凜凜摀著頭拼命地想道,自己是否在哪裡聽過這個詞。

「我在料理研習的時候曾經聽說過。」一旁把平底鍋加熱到青煙微嗆,把豬肉豪邁地丟進去滋滋作響的贊卡說道:「那是一種把食材浸在有味道的液體當中,長時間烹煮的方式,有點類似我們這邊的燉菜,這樣的手法。據說在遙遠的國度,我們先祖曾經居住過的大陸上,有一支種族精通了這樣的烹飪技巧,煮出來的料理足以令人回味三天三夜。

「等等,汝剛剛說烹飪技巧!?」凜凜剛頷首,猛然領悟地抬起頭來,無言得看著涅可。她那副哼著歌,用鍋鏟壓著肉的快樂模樣,又瞬間將凜凜拉回現實。

「妳是說,她正在做料理嗎?用這麼多,這麼貴的,原本是拿來煉製冒險藥物的材料,來煮東西?!」凜凜的扇子險些因為一時的失神掉到地上。「啊啊,酒,一下子就倒掉了半瓶!?這是何等的浪費呀···」

「小傢伙剛跟我說的時候,我也嚇了一跳呢。」贊卡嚴肅的表示道:「但是看到他這麼想念家鄉,到了滴水不沾,也不吃食物的境地。我就在想,小傢伙所謂的自己家鄉料理,到底是怎麼樣一副味道呢。哼哼,一想到這裡,料理人的自尊心就和同情心一起被激發出來了呀。於是,就在今天,我贊卡賭上大嘴巴旅店總料理長的名聲!與堅持!一定要幫她實現這個夢想!」

股著一身肌肉,與平時相比稍為激動一些的贊卡這麼說道。

「啊啊,算了算了,反正這傢伙本來就是跳脫嘗試束縛的人喏。吾就看看汝能搞出什麼名堂吧。」凜凜嘆口氣之後,挑了一張凳子優雅地翹腿坐下。

凜凜側面觀察起涅可的表情。專注,投入,全心全意的美麗眼角,微抿著的嚴肅嘴唇,嘴角向上勾勒時小小牽起的酒窩。就凜凜的印象當中,還沒有看過涅可這麼全心全意的模樣。

剛剛讚卡確實提到了,故鄉。凜凜想著。雖然剛剛贊卡確實說到了,涅可是為了從現故鄉的味道,才會這麼拼命。

「只是為了吃而已吧,這個貪食蛇。」凜凜小聲說道,然後又偷瞄了涅可下。

涅可奮力地將豬肉,連同酒,切好的噴火果跟辣珊瑚跟丟入了鍋中,然後,拿起了與她半個身子一樣寬的鍋蓋,蓋上鍋子,請贊卡把火勢稍微調小。

然後,像是守護著寶箱,涅可在火爐旁跺著小圈子,幾次想拿起鍋蓋,又縮回了手。

在等待的期間,柯露斯和潔兒換上了居家服,走進廚房和涅可還有贊卡打了招呼。訝異著鬼族之長凜凜竟然出現在此後,兩人也展現出頂級討伐者的風範,泰然的和凜凜打了聲招呼。然後,柯露斯將原本至於廚房角落的桌子搬了出來,排好椅子,另外,細心地在原本的木桌子上再安上專屬於潔兒的桌椅組合,邀請凜凜做到了客人的椅子上。約莫半個小時過後,一陣濃郁的肉香味,混合著一點辛辣與鹹香,在廚房裡面掀起了一股名為食慾的炫風。

「這···沒想到還滿香的,就跟料理一樣。不,這可是前所未聞的香味呀!沒想到吾等一族的秘藥還有這種用途。」凜凜訝異的想著,然後不耐地搔起頭「啊啊,真是的,這隻笨蜥蜴,到底還要攪亂吾的常識幾次呀!?」

發現到自己目前慌亂的模樣實在不符合一族之長的風範,凜凜輕咳了幾聲,隨後端正了坐姿。涅可從保鮮倉庫中取出了一把尖端綠色根部白色的青翠植物,為拍鍋蓋很迅速的將它給丟了進去。

涅可瞇著眼睛,趁著鍋蓋打開的那一瞬間大力的吸了一口氣,臉頰瞬間紅了。

「就是這個味道···」涅可懷念的想著,眼角竟然微微濕潤了起來。她把鍋蓋輕輕闔上,壓抑了自己心中想要把一整鍋肉全部吃掉的慾望。現在肉還滷得不夠爛,等到上桌的那一刻不知道會變得多精彩。

卻不知道,就只是鍋蓋掀起的這一瞬間,就已經造廚房內,旅店內外一陣騷動了。

 

 

 

「久等了!!!」涅可高興地大聲說著,熄掉了爐火。以此為信號,除房內所有人都端正坐姿,準備迎接史上最昂貴的藥,喔不是料理,上桌。

目前或診進入廚房的包括贊卡,柯露絲,潔兒,凜凜,還有大嘴巴旅店總共十名,包括廚子,行政人員,櫃檯,還有清潔人員在內。至於其他想要藉機闖入的無關人等,見識到這般強大的陣容之後,自然也不敢隨便造次了。

「燙!!」涅可興奮地碰了鍋柄一下,不小心吃痛,淚水大顆大顆的流出。

「有沒有怎麼樣?真是的,小心點呀···」潔兒第一秒飛了出去,邊心疼地劈起那根微腫發燙的手指。

「沒事。」涅可擒著淚水說道。「我去拿布來···」

堅持從備料道上菜都要自己來。就在涅可雙手加上一根尾巴的輔助之下,那口乘載著對異世界人為之美味的鍋子終於被端上桌了。

一旁的柯露絲豪邁地在桌上放上了另一個鍋子,裡面一股樸實的穀物香味飄出。裏頭微帶一點黃色的白,那是白飯,原本都是用做燉飯來使用,今天應涅可得要求特意沒加任何配料。

「那麼,大家請用吧!」涅可高聲一說,奮力地提起鍋蓋。在場眾人驚聲一呼,很快地就被這道料理所帶來的視覺觸覺味覺所震撼了。

滷好帶著焦棕色的滷肉,從皮,油質,到肉,分配的一層一層,另外有有像大理石般肥瘦交摻的部位。秘藥的鹹味轉換為香味,混著噴火果和辣珊瑚的氣味,將美味的概念提升到了更高的層次。

涅可最後放入的菜,帶點黃色,軟嫩但筆直的撲在肉湯之上。

「來,來,請用!!」涅可看大家都驚呆了,連忙迅速的幫所有人添好飯,夾好了肉跟菜,放到了所有的面前,﷽﷽﷽﷽﷽﷽﷽﷽﷽﷽﷽﷽﷽﷽﷽﷽﷽﷽﷽﷽﷽﷽﷽﷽﷽﷽﷽

她看著大家,心中既期待又怕受到傷害。

要是,味道不對呢?

要是,不和大家的胃口呢?她以殷切的眼神,看著所有人,各種不一樣的顧慮與情緒在心中交雜著。

首先動起湯匙的是柯露斯。她拿起切的可以一口入口的帝王野豬肉,不假思索,立刻將肉放入了嘴巴裡面。

嚼動的嘴巴,豎起的耳朵,與瞪大的眼睛。柯露斯迅速地吞下了口中的肉,隨後又站了起來,撈下第二塊肉,放入口中大嚼特嚼。

一時之間,桌上掀起了食的風暴。涅可開心的哈了一聲,握緊拳頭。鍋中的滷肉正以驚人的速度減少。

「這個味道···真的是那個難喝到了極點,鹹到嚇死人的秘藥嗎?簡直是,太厲害了。與帝王豬肉的味道恰到好處的合在一起了呢。而且,配著這個飯吃,很絕妙的一起化在口中了,不管是肉的鮮味,油脂的滑膩,還有穀物的香味,然後,是這個最後才放進去的,植物的清香,整鍋料理之中,又瀰漫著原本是拿來入藥的噴火果和辣珊瑚,厲害,真的很厲害···」

凜凜盡力地壓抑著自己內心的激動,優雅地夾著肉,一口一口的吃著。與此同時,卻又擔心在自己這麼緩慢地食用著這般美味的同時,肉都要被人夾光了。

「哈哈,果然蔥,辣椒,薑酒與肉一起滷,是沒有錯的!!」涅可興奮地湊到了凜凜身旁,搖著尾巴看著她,樣子像個跑來邀功的小孩子似的。「如何呀,小凜?我特製的料理還不錯吧。」

凜凜瞥了涅可一眼,細細地將口中的食物吞下,擦完嘴巴後說道:「將這麼貴的藥材當成料理來烹煮的,恐怕在這個大陸上汝還是頭一個了。但是,確實是可以被稱讚的程度,吾這次得破例好好佩服妳一下了。」

「嘿嘿。」涅可頗不好意思地低下頭,臉紅著。然後,像是醒悟到了什麼似的,她抬起頭,困惑地問著凜凜:「不好意思,妳剛剛說,藥?」

「沒錯。而且是總價幾乎等同妳一個月薪水的藥喔。而且帝王野豬,噴火果,辣珊瑚都是不容易取得的野生材料。知道這點之後,對於妳自己己欠乏的,好好的再學習一番吧。」

涅可頭轉往贊卡,再轉往潔兒和柯露斯,每個人都點了點頭。面色鐵青的,終於知道自己做出了多麽麻煩別人的事的涅可,決定先坐在椅子上,好好的食用他所煮出來的,這鍋家鄉味。

久違的滷肉。

「等等,這肉不是幾乎都沒了嗎!?」涅可哭著喊道,然後奮力搶下了肉湯之中最後一塊肉,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臉上洋溢起了幸福的傻笑。

「不過,米的感覺還是比較硬一點呢。如果有機會的話,希望能入手比較軟的品種。之後再調查一下吧。」

 

 

 

在此之後,大嘴巴旅店會在每個月的月底,推出那款料理。

那款料理有一個簡單的卻震撼的名字,叫做滷肉。

所用的材料含括了鬼族的秘藥,精密釀造的好酒,難以狩獵的帝王野豬,還有長在無法輕易取得地點的噴火果,辣珊瑚草,還有長青色,被名為翠玉草的植物。每一種都有強化身體,活絡天賦的效果,剛推出時甚至引起了冒險者,討伐者戒不小的轟動,被認為是效果絕倫的神藥。

然而,在嘗試過那種深入肉的每一絲纖維,樸實但深刻的美味,所有人都成為了這道菜的俘虜。之所以要一個月,那是秘藥釀造所需的時間。

究竟是誰做出了這樣驚人的料理?有謠傳說,之前在聖恩之夜上大展身手的,稱作「太陽的女兒」的涅可·莎卡娜。當然,這只是謠傳罷了。

題外話,那天吃過涅可做過的滷肉的某位廚師,很不幸的在當晚出差旅行中遇到了大型的猛獸,僅憑著一支平底鍋就將其擊退。這究竟是料理的效果還是該名廚師天賦爆發就不得而知了,不過至此之後,再出擊特別艱困的任務之前來餐館吃這道菜,成了冒險者和討伐者共通的傳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魚 的頭像
貓魚

寫手部落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