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說來,大哥哥是來自揆北村的人嗎?」涅可好奇問了。她們三人走在微陡峭的山道上,踩著落葉鋪成的地毯,聞著帶著點草味土味的空氣。這裡的路,根據阿達所說,是村民對外的聯絡道路,比起兩人昨晚胡來開闢出來的道路要安全的多了。

「沒錯。」阿達沉默的點點頭。她們以阿達為首,涅可鎮後的方式一步步的前進著。「我乃是自然的發想家,真理的探詢者。我欲窮極我之一生,探討此事發生之一切。」阿達臉不紅氣不喘地說著,邊跨過一個一個的石塊。

「哈……」涅可括困惑的應了一聲,心裡不斷的思考著是否在亞賽爾聽過類似的職業。

「這真的是非常了不起呢。」以諾睜大了眼睛,衷心讚美道。

「是的。我認為現今世界的構成與起源,到底是不是雅賽爾女神所創建,是有待商榷的說法。」阿達簡潔的說了。

「嗚呀,真敢說呀……」涅可心臟揪了一下,悄悄瞥向了以諾,這位雅賽爾教的次代聖女。好脾氣的她不見任何情緒波動,只是很認真地聽著阿達說道。

在雅賽爾城中,理所當然女神教的信徒占了絕大多數,因此剛來到這個世界時,涅可曾經以為信仰創世女神雅賽爾的雅賽爾教乃是唯一的信仰。不過雅賽爾城匯聚了來自世界各處的人,自然也有對世界創造抱持著不同看法的種族在。

比如說,元素們堅信著,上古時期,六大初始元素創造了世界。

妖精們信仰一切自然的現象,他們認為這個世界規律中帶著混亂混亂中帶著規律,正是大自然的體現。

至於機人們則認為他們的創造者,上一個魔法世代的大賢者,雪菲一族是這個世界至高無上之存在。在魔法已經逝去的現在,機人們仍持續尋找著雪菲的遺族。

「妳們說,妳們來自雅賽爾城。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機會與平等,希望與奇蹟並存的城市。」以諾雙手闔為祈禱的『女神十字』,認真地看著阿達說道:「女神準備了考驗給予想要進入此城的人,祂從不拒絕任何人的挑戰,只要能進入城中,奇蹟就會降臨,而希望則會出現在的眼前。」

「我記得這段話的意思是……」涅可邊看著阿達默默的點頭,邊想著以諾剛剛引用的,雅賽爾聖典當中的話語。

為了讓這世界邁入更好,更高的層次。女神雅賽爾解放了所有生物的潛能。過去原本由魔法的使者們所掌握的魔法時代在百年前正式結束,現在是所謂奇蹟的時代。

女神賜予了祂的子民們名為天賦的種子。終有一天天賦即將成長茁壯帶來奇蹟,而任何人都能利用他的天賦,為這世界帶來一些細小卻重要的變化。

而進入雅賽爾城,是讓天賦最快覺醒的方式。而從千道萬道的門中找出屬於自己的那扇門進入城中,便是女神給予世間萬物的考驗。一切都是為了讓世界邁入更美好的境界。

「是嘛。那想必是一個令人流連忘返,十分美妙又充滿希望的地方吧?跟我們這種鄉下地方,甚麼都沒有,差的可遠了,是吧。」

阿達走在前方邊說著,讓涅可看不見他的表情。儘管語氣並沒有太多起伏,但這樣子反而讓涅可更加好奇緊張。

這個少年帶著怎樣的想法在說這句話的?

「正好,我剛採集了藥水的原料回來,就順便帶兩位到村子裡去吧。但現在嘛……說實在,這村沒什麼好玩的。」阿達不滿的碎念著。不過,當涅可聽到阿達說的話之後,心頭撲通一跳,眼睛綻放著光芒,三步併兩步就湊到了阿達面前。

「藥草……你剛剛是說藥草嗎!!??」涅可興奮的說道。

「是呀。」阿達帶點僵硬的點頭說道。

「竟然是藥呀。」涅可邊走邊彎著腰,檢視阿達背上駝著的厚重布袋。仔細聞聞,裡頭確實有著數種味道,不管是清新,刺鼻,嗆辣的草味。

「…妳竟然會對這些有興趣呀。」阿達訝異的說道。

在雅賽爾城,主流的治療方式是以捨除與再生構築出來的黑白雙式。雙式的強大在於幾乎可以萬用在各種疾病上,根本沒有藥品出場的餘地。

阿達眼見這名從城裡來的女孩竟然對藥草這麼有興趣,也難怪會感到訝異了。

涅可懷念的想起以前在醫院注射藥物,拿起一袋一袋有著塑膠味以及化學製劑的苦味的藥丸。如果可以的話,生病時誰會想要吃下那些又苦又難吃,副作用又多的東西呀?而且用的不好,還可能引起過敏,嚴重的藥物反應,還要擔心交互作用,比起這個,像魔法一樣施予奇蹟的雙式會成為主流,這也是無可厚非的吧。

但是,還是久違了呢。涅可想著以前背著哪種症狀要用哪種藥物控制,藥劑的泡法,藥物總量的換算,突然覺得懷念了起來。

涅可邊想著,身體不自主的想要拿起布袋中藥草材料起來觀看。

「沒想到妳會對藥草有興趣。也好,如果有空的話,可以到我的工作室來看看。」阿達面無表情地說道。不過與此同時,他的嘴角勾起了淺淺的笑容。

「不過,藥物的製作很複雜吧?」涅可嘿咻一聲,跳過了突起的樹根:「你是怎麼辨別這麼多的花草的?」

「我能聽見它們的聲音。」阿達說道,頓了一頓。有那麼一瞬間,涅可觀察到了阿達的眼神往以諾的方向偷偷飄了過去。「況且,長期在迷霧森林活動,不懂的一些可以食用的野菜是非常危險的。妳們兩個在沒有嚮導的帶領下徒步穿越這座森林,真的是非常笨的行為,我都不知道該稱讚妳們還是笑妳們了。妳們沒有進到野獸或食人植物的肚子裡面,化為元素生物的一部份,只能說運氣好。」

「哼。」涅可不甘心的撇過頭去。一路走來,她並不覺得自己遇到了甚麼大不了的危險。不過想想以前的世界聽過的新聞當中,因為亂走山路,最後跌落深谷,徬徨迷路,缺水餓死的案例多的是,不禁對自己的莽撞感到有點不安與後悔。

要是傷到了以諾那該怎麼辦!此時,她對於阿達的出現,不禁感到了無比的慶幸。

她湊到了阿達身邊,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邊蹭著他的臉邊說著:「謝謝你!!大哥哥。」

「哇,別這麼用力,妳把藥草都弄扁了!」阿達不悅的吼著,邊掙脫涅可的懷抱。「這裡面有很多貴重的材料,有些一個月只能採集幾株的!」

「真抱歉…」涅可趕忙放開阿達,臉稍微紅了點。就連涅可也不知道,自己竟然會這麼大膽的嶄露自己的情感。是不是做得有點太過頭了呢?

「如果有甚麼路上可以採集的藥草,可以告訴我喔,我可以幫你採集的!」看著心痛的整理著自己背包的阿達,涅可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於是這麼自告奮勇地說道。

「不用了,妳就好好地跟在我的身後吧,拜託不要再隨便亂動了。」阿達撇過頭去說了。

「是……」涅可沮喪地垂著尾巴,老實的跟在的最後方。少了涅可老是穿說著隊伍間跑跑跳跳的活絡氣氛,三人之間散發著一股沉默。以諾帶著微笑,眼神卻也擔憂地往返於阿達和涅可之間,似乎也對這尷尬的氛圍感到不知所措。

「……一葉花,月之晶華,還有獨角兔的右足。我需要這些材料才能完成一劑藥水的調配。既然妳真的想要道歉的話,那就幫我把那邊的一葉花給摘下來吧。」

再走了段路程之後,大概是自己也受不了了吧,阿達終於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回過頭對涅可指示。

「交給我吧!」原本還帶點沮喪的涅可,立刻振奮了起來。她看向了阿達所指的方向,那是從一株樹上垂藤而下的黃色小花,心型的花瓣,霧氣凝結而成的水珠掛在花蕾上。

高度有點高,如果是以前的話絕對爬不上去。但是涅可這幾個月來越加熟悉自己的身體了。她自信一笑,亮出了爪子。雙腳輕輕一蹬,找好落足點,翻身,尾巴的尖端纏住了花朵,乘著落地的勢頭,將花完整的摘了下來。

「給你囉。」涅可別開視線,尾巴往前一身交出了花朵。「……是說,這是甚麼味道?」

涅可連忙摀住鼻子。但是這身體對於嗅覺特別的敏銳,一股乳品酸掉的臭味鑽進鼻子,接著擊中她的腦髓,令她叫苦連天。

「啊,那是一葉花剛被摘下來的時候會有的特殊氣味。原本我都是用手套去採集的呢,有妳願意幫忙真是太好了。」阿達平靜的說著,但是涅可沒有看漏,那個少年的嘴角勾起了壞心眼的笑容,絕對是故意的。

「可,可惡,還給你!」涅可嘶吼了一聲,將花甩給了阿達。

「妳幹甚麼呢,這股臭味可以保護我們不被野獸襲擊,這樣的重責大任不交給妳還能交給誰呢?」

花丟過去,隨即被阿達精準的收進了包包裡面,動作行雲流水順暢無比。反觀涅可,她氣急敗壞地看著尾巴沾染上黏糊的植物汁液,上頭還發著難聞噁心的味道,急忙想把它全部抹到阿達的身上。兩人一閃一躲之間,涅可腳上不小心一個踩空,啊的一聲,眼見就要往旁邊的斜坡跌去。

「危險!」以諾和阿達同時出聲說道。涅可不及細想,尾巴和手同時抓向了離自己最近的支撐物。

「謝,謝謝。」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站了穩妥後,涅可才感受到心臟開始大幅跳動。三人身旁是有點深度的小溪谷,要是跌下去可是一番折騰。

「別玩了……嗯?」

阿達一把將涅可拉了回來,才發現似乎有那裡不對勁。注意到涅可和以諾的目光正盯著哪邊,他低頭一看。為求穩固,涅可反射地將尾巴纏上了阿達的褲子,造就了他現在只穿著一條布置內褲的情況。

「對…對不起呀!」涅可連忙道歉,「我幫你把褲子穿起來吧──」

「大笨蛋,你把我口袋裡面採到的種子都弄散了!快撿起來!!」「咦!!!喔,好,好的!」

首先在意的竟然是這個嗎!涅可訝異地想著。

在經過了和人一樣高的蘑菇叢林,滿是碎裂腿骨的小徑,還有飄動著火焰的沼澤後,一行人鑽入了隱隱透著涼意的洞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魚 的頭像
貓魚

寫手部落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