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舞台的那件事發生之後,已經過了快半年了。這段期間,我想過各種方法要告訴阿人。

「我不配跟你在一起…你值得更好的人。我們…不要當情侶了好嗎?」

這句話,我遲遲說不出口。而我造成的一切幾乎奪去他的所有東西。

我不知道該怎麼補償他,也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去面對他。隨著時間推進,我的猶豫跟膽怯讓阿人生氣了,我還是什麼解決方法都想不到。

我討厭這樣的自己。從小到大,我一直是這樣的懦弱與無力。

自殺…只要結束自己的生命就可以了。

咦?我…

只要結束生命,就什麼痛苦都不用面對了喔…?

我…我怎麼會突然這麼想…我不要…我怕…我怕痛!

一下子而已…只要一下子,就能解脫了…

喂…

「喂!」

!!

「妳還好嗎?」

一張陌生陰沉的面孔。黑眼圈、眼袋、黑衣服、黑牛仔褲,臉色略微蒼白的他正看著我…我能感覺的到他的溫度、他的鼻息、他身上的味道…有點老舊卻讓人懷念的古老氣味。

即使呼吸困難、脖子疼痛的厲害,我還是對我所身處的房間感到訝異。書櫃裡面滿滿都是我沒有看過的漫畫、小說,牆上掛著卡通的海報,還有許多做的很細緻的公仔,模型,色彩多變,而且青一色都是可愛的女孩子。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多奇怪的東西,老實說,有點被嚇到了。但是他的一舉一動處處流露著對我的關切,儘管他並不認識我。

匆忙的和他告別之後,他的身影還是沒有從我的心裡消失。

那是我第一次與他見面的情況。

 

我從一個綁著馬尾、笑容像太陽一般燦爛的女孩子手中,拿到了最新一期的校報,才發現上面寫的正是他。

能夠上報紙真是厲害──我才剛這麼想,翻開報紙,卻立刻發現,文章裡面的他是一個十足奇怪的怪人,甚至是…變態。

我不相信。我花了許久的時間跟在他後面查看,在街上,在他的房間外面。他的作息規律正常,根本不像報紙裡面所寫的那樣奇怪。

只是偶爾的時候,他會自言自語罷了。

對著天空…

對著路邊的貓咪…

對著電線桿…路燈…

報紙上說過他有通靈的能力,莫非他真的是在跟『那個東西』對話?

雖…雖然可能真的有點奇怪!但是他絕對沒有做出任何會傷害到別人事情。

但是校園裡面的所有人,都將他當作報紙上頭所刊載的那個凶神惡煞,遠遠的迴避著他,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即使如此,他還是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靜靜地過著自己的生活。

他為什麼有辦法這麼冷靜的面對這一切不實的指控?為什麼在這麼大的壓力之下,他還是能夠這麼的淡然,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他是怎麼做到的呢?

如果我夠變得跟他一樣,事情也不會走到這一部有說不定…

懷著這樣的想法,我忐忑的寫下了一封信,信的封口用漂亮的花紋貼紙年牢,然後,我走到廚房,開始準備起我對他的感謝…

等到我回過神來後,才發現自己做出來的東西已經堆得像座小山了…嗚嗚,這麼多的東西送過去會造成人家的困擾吧?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好丟臉呀…

 

眼前的景象,使的我不自主地停下腳步。在陽光的沐浴下,明明沒有其他人存在。我所在意的那個人,卻對著空氣侃侃而談,這讓我感到不知所措…

怎…怎麼辦?雖然他能看我的信,又能應約前來真的是太好了…但…但是,這種情況之下,我應該出聲叫住他呢?還是趕快溜走呢?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手一軟,便當盒竟然啪一聲地垂直落下,嚇了我,也嚇到了他。那個人,瞪著雙眼,筆直地盯著我,嘴巴張開了一個巨大的正方形──

快逃!快…

呀啊!!裙…裙子它,裙子它掉了!在那個人的前面,裙子掉下去了…!

嗚…嗚嗚…!

怎麼辦,今天我穿的內褲是有動物圖案的那一種,他一定會覺得我很幼稚的!

恐慌在我的心中蔓延,身體熱得發燙,感覺全身都快燒起來了…我控制不了嘴巴的顫動,連「對不起,打擾你了!」…這麼基本一句賠罪的話,也說不出來。

「這一切都只是誤會…」

啪!

然後,身體自己動了起來,手掌上感到一震辣痛…

等到我回過神來,人家的臉上已經出現了明顯的掌痕…

我…我…

嗚…

對方一定感到很困擾,感到很煩…我抹去眼眶的眼淚邊這麼,而這都是我太笨手笨腳的關係…明…明明是我的錯…還連累到了別人…

現在不但打了人家一巴掌,還讓他看見我這麼丟臉的樣子,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啦…嗚嗚…

咦?奇怪…

原本預期會有一陣尷尬局面的我。

我猜想…他會指著我笑,會怒罵我一頓,會用冷漠的眼神看著我…

但是,都不是。

他只是默默地拍掉身上的灰塵…然後撿起我的裙子的他,走到了我身旁,別過頭去,將裙子的到我旁邊。等我穿上後,他用很嚴肅的表情,遞給我皺成一團的衛生紙。

「來,手帕。」

他剛剛明明還這麼說了。

就這麼奇特的一個舉動,讓眼窩中打轉的淚水徹底止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魚 的頭像
貓魚

寫手部落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