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寫手部落!!!!!!

目前分類:守望輪轉 (5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麼,今天我就做到這裡了喔,老師。」

「好。路上小心。」

做了簡短的告別之後,我拾起了包包,準備把門帶上。時間接近晚上九點,結束了每天固定的打工後,家裡還有另一段重大的工程在等著我。

剛站起來就趕到一陣頭暈目眩。我踏出了腳,一個沒站穩,差點跌倒…好險,好險。

「沒事吧?」

耳邊傳來關心的語句。

「我沒事啦,坐太久了腿有點酸而已。」

不能讓人擔心哪。我吞了吞口水,點頭向老師做最後的道別。

「哈哈哈…。阿奇是笨蛋,不會感冒的啦。你就不要太擔心啦,老大。」個頭嬌小的小八盤坐在椅子上用逗弄的表情看著我笑。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發昏的腦袋令我逐漸沉浸夢裡中了。我嘗試著想起剛剛所做的夢,卻只能記起一些連片段都稱不上的東西。

睡意朦朧之際,我微微睜開眼睛。望望整個人白呼呼的,透明,要稍微散發著一點光亮。

恩…簡直就像…沒錯,看起來就好像聖誕節那滿是歡樂、幸福、笑容的街道背景中,努力照耀一切的小燈泡一樣。

這麼說來──

「對呀…聖誕節,就快到了呢。」我忽然想到了這件事情。

「聖誕節?」她用很可愛的語調回著我的話。

「聖誕節,就是剩蛋節喔…」

「剩蛋…節?」她歪著頭重複敘述了一次。我可以看見她的頭髮像絲絹般擺動幾下,非常美麗。

「剩蛋節,就是要買很多蛋來煮,吃到肚子都吃不下,也還會剩下很多的意思喔…」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裡是哪裡…」

「爸爸,媽媽,你們為什麼不在?」

「人家的頭好痛喔,身體好熱喔…」

「爸爸…媽媽…」

我這是在哪?我記得我剛睡著…

我看著周遭的建築,無色、厚重的水泥牆,未經打磨的牆面散布著粗糙的硬質顆粒,它們的存在感大得嚇人,簡直像尖刺。這裡的空氣凝滯,上頭一盞小電燈泡微弱地散發著光芒,企圖穿越黑暗,可惜是徒勞無功。

這裡到底是哪?我感到一陣不舒服,噁心,卻又說不上這份古怪的感覺源自身體何處。

而那聲音…那聲音到底又是從哪裡來的?

我拚了命的搜索著。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麼,今天我就做到這裡了喔,老師。」

「好。路上小心。」

做了簡短的告別之後,我拾起了包包,準備把門帶上。時間接近晚上九點,結束了每天固定的打工後,家裡還有另一段重大的工程在等著我。

剛站起來就趕到一陣頭暈目眩。我踏出了腳,一個沒站穩,差點跌倒…好險,好險。

「沒事吧?」

耳邊傳來關心的語句。

「我沒事啦,坐太久了腿有點酸而已。」

不能讓人擔心哪。我吞了吞口水,點頭向老師做最後的道別。

「哈哈哈…。阿奇是笨蛋,不會感冒的啦。你就不要太擔心啦,老大。」個頭嬌小的小八盤坐在椅子上用逗弄的表情看著我笑。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各位讀者,許久不見,我是貓魚。許久沒有更新了,也許是生活的變化,內心的怠惰,讓我的筆停下了一陣子。

願意點進來看這篇,在許久未更新的部落格,咚一聲冒出來的文章的各位。是偶然點進來?還是期待在下更新已久的老顧客?

不管如何,如果你願意看我這個為了構築出完整世界,而大書特書,錯字甚多的故事,那真的是我的榮幸。

在這裡正式宣布,守望輪轉第二集開始連載。下次更新時間會放在文章的末端,請各位享用。

 

再次感謝!!
Ri貓魚 , 2015/08/15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知該說是幸運還是不幸…總而言之,阿人被怨靈附身之後,後續的事情並沒有鬧得很大。

我邊從下課之後的教室走出來,邊打開了報紙。就連平時最喜歡校園搜奇的這份校報,也沒有報導出有關的任何消息。

不過,如果硬要說的話…

我走到了學校的樹林大道上,看見耀人正拿著夾子,將周遭雖然不多卻十分惱人的垃圾給夾進垃圾袋裡面,他身上則穿著志工服務的黃色背心。

「哈囉,學長。」

「嗨。還做的習慣吧?」

「哈哈,勉勉強搶吧!

他很豪爽的回著我的話,儘管還有些放不開。

關於搶郵局這件事,由於附近攝影器材剛好全部壞掉了,身為當事人的我又說我完全不記得歹徒的長相,所以這件事就不了了之。雖然警察當局發下來的公文似乎是說:「體諒您的傷害損失,並會將犯人早日緝拿到案」,但我想這宗案子應當會變成一個懸案吧!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輪轉

今天,是一如往常平靜的校園生活。

但說是一如往常,其實已經有數天沒能體會到這種一個人過生活的日子,也因此有了一種格外懷念的感覺。

現在的我,正坐在教室裡面胡思亂想。

算起來今天已漸過去第三天了。在經歷過那種波掏洶湧的事件之後,現在的生活看起來很不真實。怎麼說…有種活得太規律以致麻痺的感覺。我看著教室裡面的投影機、還有上課的學生、老師,不禁這麼想,對於大部分的人來講,每天的生活是早就被規定好的,一想到如此,實在不知道該慶幸還是悲哀…

啊,不管如何還是稍微想一點愉快的事情吧…

「嗨~~

小小聲,但是活力十足的打招呼方式。我頭也不回,已經猜到來者是誰。

「現在可是在上課喔。」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12052_1  
兇猛惡鬼 望望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52226_1   

拉不拉多 小雨。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真的是想也沒有想過的事情。不僅是我…連我身邊的望望,還有那隻不安分的怨靈,她們都張大了嘴巴…

不過,在做的那一刻,反倒輕鬆無比,毫無障礙…

沒錯!我就是跳下去了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隨著風聲在我耳邊呼嘯…我在半空之中調節了重心的位置,順手一揮,抓住子恬的手!太好了,成功!

「望望!」我看著越來越接近的地面大喊!

「真是的,阿奇這個笨蛋!!!!」

眼見我無理取鬧的動作,飛在我身邊的望望大罵了一句,隨即,她傾盡全力,張開了她所有的靈動力!

我可以感覺到,在她化作一團白光的同時,我們的速度有稍稍減緩了一些…!

「哇阿,不行啦!」望望閉起眼睛,害怕地喊道。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就這樣子,緊緊抓住他們!」

好大的風,好高的高度…這是一個光立於此處就會令人畏懼的地方…

望望拋出的靈魂之絲通過了我的手,我們兩人一同限制住了怨靈的行動,然則現在的情況卻是處於危險的平衡點上,稍有差錯就會產生無法挽回的後果!

我討厭我無法確定的情況…所以這裡,要速戰速決!

「人家知道呀…」望望的聲音聽起來很吃緊「可是,不管怎麼,它就是一動也不動…」

嘖…這樣下去,難保那個怨靈會做出什麼事來,當前情況,要先把他們帶到安全的地方去!

「子恬!聽得到我說的話嗎!」我加大音量,往遠處大喊,在風的干擾之下,我不確定自己的話是否能清楚傳達:「妳先從那邊回來!剩下的我可以處理!」

我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充滿信心,希望多少能讓子恬安心一些。

「阿…阿奇…」她回話的聲音在寒風中聽起來格外微弱,像要被吹走的感覺。那兩人單薄的身體在夜色之中格外渺小,彷彿一不注意就會被吹下去的感覺。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醫生,就在這裡!」

嗯?急切的喊叫聲。我反射的回頭看了一眼,發現一個袍袍護士拉著醫生的手急急趕過來這裡,神色非常驚慌,好像出了什麼大事一樣。

怎麼?我抖掉了一身雞皮疙瘩,這股襲擊全身的惡寒是怎麼回事,有種不好的感覺呀,彷彿正有事情衝著我而來…

「醫生,就是那個病人!」護士指著我說道,看著我的樣子彷彿我十分危險…

還真的是我呀!!!

「他是麼回事?」在一旁的醫師氣喘吁吁,臉上已經滿佈著疲憊的表情,眼皮半開半合看來已有多時沒睡。然則如此,他還是朝我這裡走了過來,臉上露出友善的神情。

「不知道…就是下午的搶匪案被送進來的學生…因為晚上發生的車禍床位缺暫時被移到了這邊來,可是剛清醒的時候就變成這樣了…」護士著急的說,然後還一直偷偷往我這裡瞄,彷彿我會趁她一不注意就撲過去吃掉她。

「症狀呢?」

「剛送進來時表現出標準的癲癇症狀…可是剛剛,有其他移出來病患跟我們表示他剛剛出現了幻聽幻視還有表現出暴力取向…」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突如其來的事件。我們各自靜了下來,互相看著對方,心情如浪潮般的起起伏伏。

她的眼角猶帶著淚,實在讓人不捨。

「這下子阿奇明白了吧!」她努力皺著眉頭好讓眼淚不掉下來:「人家天生就會引起人的不幸!只要心情波動,類似的事情就會在你的身邊不斷發生!而且鬼魂的氣場會引來厄運,不適合跟人在一起呀!這樣子,你只會一直被厄運纏身,直到你虛弱的死掉為止!與其這樣…倒不如,倒不如我現在就離開你!」

她邊說著,又要將我推開…

事情到了這裡,我終於能夠得知望望的心聲。

怕我受到傷害,而想要遠離我。

人與鬼,既相近卻又不一樣的東西。望望曾說過,與前有遺憾無法完成的人,會在死去的地方徘迴,到有人替代它為止。為了結束這多年的孤寂,亡魂們會靠近生人,影響他們,使他們一步一步地走入死胡同…

望望是真的擔心我的。她擔心跟我在一起久了之後,我也會漸漸的步上不可挽回的道路。

她這樣子的體貼,實在令我心痛。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腦中,忽然降臨了一陣白光,非常的閃亮,卻也非常的刺眼。我的意識在瞬間切換回來,清晰的彷彿剛剛的思緒都只是一瞬之間發生的事,並開始讓我主導自己的身體。

於是,我努力地眨眨眼皮,洗掉模糊的視野,這才發現那亮的有點過分的光芒,原來來自於天花板的電燈泡…只是,這裡是哪裡?我大力的深吸了一口氣,身體除了有點缺氧跟痠痛之外其實一切安好。

這裡的空氣,乾淨的有點嚇人,冷靜而俐落的感覺。我身旁周遭擺飾著藝術品與黃燈光,而我正躺在一排舒適的皮椅子上。

與此一牆之隔,玻璃窗透出來的卻是冷漠的白燈。即使隔了好些距離,我仍可以清楚感受到,裡面正有什麼大事發生。裏頭傳出的聲音,聽起來急迫、驚慌、還有恐懼、痛苦。

那是急診室。

我看著白底綠光的牌子思索,這麼說來,我現在是在醫院?

我記得我被…被那個怨靈發出來的東西擊中了…然後大概是昏倒了,被送到這裡來…

我按住頭,嘆了一口氣…結果,我沒有能夠阻止它…

多年來的孤寂能使人瘋狂。我想,為了能夠重新做回「人」,它肯定是無所不用其極…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我還是小孩的時候,我記得,電視機曾經播報出這樣的新聞。

年紀跟差不多的小孩,因為父母親出外工作,因為意外而在家裡死掉。

我看著畫面,看著小小的方框內,狹小的公寓與幾件簡單的被子廚具,全部塞在一個比電視更狹小的空間裡面,那根本不像能帶給小孩快樂的地方。

我問了爸爸,問他為什麼那個小女孩會死?爸爸拍拍我的背,跟我說,這世界上,不是每個人都像我們一樣,這麼幸運。

擁有還算寬敞的房子,擁有錢,擁有車。就算失去了一切財產,也還有願意關心我們的人,在我們身旁。

那為什麼,她沒有願意關心她的人呢?

我問,指著電視機中被蓋著白布送出來的小女孩的身體。

爸爸沒有回答,那時候我也不知道答案。即使到了現在,我也無法肯定的回答出來。

明明是同樣的年齡,為什麼我有玩具有零用錢,她卻沒有呢?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閉起眼睛,等著身體在強烈的衝擊下,化作一團肉泥。

應該會有點痛吧…

咦?

我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正身處於一個極度奇怪的狀態之中。

我貼著阿人,阿人貼著我。我們的腳跟僅一點部分沾上圍籬外的邊緣,兩人身體傾斜的在現實之中,應該會跌下去的程度…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

我慌亂的看著我四周有沒有其他的東西…沒有,除了阿人那張錯愕的臉之外,什麼都沒有…!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約定的時間與地點是我再熟悉也不過的地方。

教學綜合大樓十六樓,屋頂。頂著寒冷的風,我的手和身體都微微顫抖著,身上的外套似乎不足以彌平身體溫度的流失,還有心的冷。

我看向了遠方。在午夜過後的這個時候,車子少了燈也漸漸暗了。儘管大樓的燈還微亮著少許,但是,當人聲逐步褪回家裡,於誤逐漸散去,而月亮當空的同時…

黑夜的星空,會像美麗無邊際的海,或是典雅的黑色綢布一樣,覆蓋著首都。那種美感與月娘黃色的光芒相呼交輝,真的是十分美麗動人。

以前,我和阿人總會選在這個時刻,這個地點,互相聊聊彼此的心事。

我握起了手機。當時接通電話的時候…我記得,阿人的聲音比想像中的還要平靜許多。如果他選擇了這裡的話…選在我們兩個人都熟悉的這個地方的話…

我…也許能將自己的心情,毫無保留的傳達給她吧。

勇氣…勇氣呀,請你幫助我…

一陣風呼嘯而過,使得我差點站不穩腳步。或許是冷風吹多了,總覺得身體起了一種疲乏與虛弱的感覺…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曾經非常的討厭自己。

我討厭一是無成的自己,我討厭不敢大聲說話的自己,我討厭做任何事情都會用藉口來推托的自己。

「子恬」。子曰的「子」,恬靜的「恬」。

爸爸媽媽跟我說過很多次,這個名字文靜內斂又含蓄的意思。

但我討厭這個名字。都是它的錯,害的我什麼都不敢做,什麼都不敢說。然後我又討厭起會責怪名字的自己。

因為表達不了自己的想法,也不敢與人接觸…我選擇做些單獨一人就可以完成的事情。裁縫、畫畫、烹調。我喜歡把不要的衣服做成可愛的大布偶,偶爾寫點文章…等到我意識過來的時候,這些東西已經成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甚至還幫我贏取過一些才藝比賽的名次。

媽媽會幫我把獎狀收起來,跟我說我很棒,很厲害。媽媽不了解,如果可以的話,我寧願把這些獎狀通通丟掉,只求上天,讓我擁有勇氣,可以表達自己,可以做我自己。

我也很想跟人說話…我也很想要改變自己呀。

因此到了這間學校之後,我原本想,是否能因此從重新改變自己呢?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從舞台的那件事發生之後,已經過了快半年了。這段期間,我想過各種方法要告訴阿人。

「我不配跟你在一起…你值得更好的人。我們…不要當情侶了好嗎?」

這句話,我遲遲說不出口。而我造成的一切幾乎奪去他的所有東西。

我不知道該怎麼補償他,也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去面對他。隨著時間推進,我的猶豫跟膽怯讓阿人生氣了,我還是什麼解決方法都想不到。

我討厭這樣的自己。從小到大,我一直是這樣的懦弱與無力。

自殺…只要結束自己的生命就可以了。

咦?我…

只要結束生命,就什麼痛苦都不用面對了喔…?

我…我怎麼會突然這麼想…我不要…我怕…我怕痛!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從舞台的那件事發生之後,已經過了快半年了。這段期間,我想過各種方法要告訴阿人。

「我不配跟你在一起…你值得更好的人。我們…不要當情侶了好嗎?」

這句話,我遲遲說不出口。而我造成的一切幾乎奪去他的所有東西。

我不知道該怎麼補償他,也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去面對他。隨著時間推進,我的猶豫跟膽怯讓阿人生氣了,我還是什麼解決方法都想不到。

我討厭這樣的自己。從小到大,我一直是這樣的懦弱與無力。

自殺…只要結束自己的生命就可以了。

咦?我…

只要結束生命,就什麼痛苦都不用面對了喔…?

我…我怎麼會突然這麼想…我不要…我怕…我怕痛!

文章標籤

貓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